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很快地回應一下,就是剛剛委員問的問題,我如果沒有誤會的話,應該是說如果陪審制失敗的話,他可能什麼原因。我自己擔心的可能兩個原因啦,主要原因,一個我是擔心媒體過度發達,在台灣,尤其是台灣太小。這確實是一個可能的原因,但是不是說,就是說我還是覺得他還是需要施政才有辦法回答這個問題,那是我自己的擔心,我自己主觀的擔心,而且他事實上法官跟人民哪個比較容易受媒體影響,也說不得準,我自己心裡面的想法是說不得準。

但是他有一個可能會破壞的是公平審判的環境,在台灣是,因為事件一發生之後,譬如說,媽媽嘴,譬如說,這個小模事件。事件一發生之後,幾乎所有人知道這件事情,那那個公平審判的環境就被破壞了,陪審制的基礎就被破壞了。所以所有的人民參與審判制度可能都很難進行,那當然這是第一個我比較擔心,第二個其實我覺得會失敗是因為官方如果沒有意願推動的話,那一定會失敗。因為需要很多的資源,需要非常非常多的資源,人民做不來的啦,民間做不來的,說實在的。那還有就是那個配套沒有去設計的話一定會失敗,我所謂的配套包括實體法跟程序法,那這回應到說,他可以解決什麼問題。我對於他有一個很好的夢想你知道嗎?

因為他可以解決我們國家司法一半以上的問題,一半以上的問題,包括實體法,他的構成要件,刑法構成要件,我們都一直念書說要求要明確明確明確,但是事實上明確化沒有辦法落實在實際的操作,其實是在律師、法官的腦袋瓜裡面。那個構成要件要怎麼明確化,你要把他寫成表格,你要把他寫成憑恃書的本身就是一個難題,而且在要進去評議之前,其實那個構成要件是動態的,我說動態是他是根據個案來做設計,剛剛裕順老師的那個報告是很好的,那個英美法是針對個案,他的構成要件可能會有不一樣,因為透過法官控制律師跟檢察官他們去控制程序的時候,其實構成要件要素可能每一個案件多多少少會有點不太一樣,當然你基本的大的構成條件、要素還是一樣,但是小的要素可能會不一樣,那那個是透過程序去控制他的公平性,那如果這樣的話實體法會得到很大的修正,我們國家的刑法會越來越明確,這是一個。

那程序法不用講了,我們國家現在很多的問題,包括沒有辦法集中審理,包括沒有辦法言詞辯論,我們還非常依賴筆錄,在陪審制或者是人民參與審判制度下面,我自己的期待,包括卷證併送的問題,都會一次得到解決,因為沒有這些配套措施是不可能實現人民參與審判制度,所以會解決一半以上的問題,當然他會付出代價,那這個代價是我們要付或不要付的問題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