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對,我是要舉例說認罪協商是被告已經認罪的狀況,他跟被告對判決有爭議的情況是不同的,我們認為理由最重要的是,針對被告有爭執的事項,法院必須要告訴他做成判斷的依據是在哪裡,這是我們審判者最基本要負的責任,跟社會對話的責任,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