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剛剛聽過聽到各單位在講,一個說這是夢中情人,另外一個告訴我說這個也不錯喔,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那實際上參陪審呢,在學理跟比較法的討論裡面呢,我們大概都可以看到他的一個優缺點,只是這些基本上呢都是國外的經驗,那我聽到大家講的就是說應該是這樣、我猜想是這樣,那實證如果實證結果又會是怎麼樣?可是我覺得比較訝異的是什麼,這麼重要的議題上面,那我們實證上的本土經驗,就充其量就是高雄地院這一塊,那我想這個要施行參陪審大概應該是多年以後要做的一件事情。

那各單位是不是真的有意願或者是願意同意,花一小段的時間我們來做一個在充分保障人權的狀態之下,來做一個本土經驗的累積。所以我想要請教一下各單位就是說,如果你們不同意那你們這個考量是什麼?那如果您同意的話,你們單位同意的話,那你們打算怎麼做?那應該想要注意什麼,然後打算花多少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