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謝謝主席開放時間給我提,我提一個問題而已,我先表達我的心證,我支持參審,我對於參審呢,最大的,修正。我支持參審但是因為建築在我對於陪審有兩個很巨大的恐懼,第一個我們從很多的國內外文獻我們看到了,歐洲裡面有這麼多的國家,從直接到參審,後來放棄陪審到參審,包括我們的亞洲,日韓都已經用參審了。這裡面有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是說,我們台灣到目前沒有任何的實證出來說,現在在國際趨勢下都已經採用參審了,為什麼,喔都已經廢棄陪審了。為什麼我們現在我們要採用陪審制,我覺得我們還需要一些很強而有力的說服去告訴全民,去說服台灣的人民,否則的話我覺得我們光喊出一個陪審的話,這個風險冒太大了。

第二個問題,我延伸出來的就是說,要談陪審的話,我們不能不談到有關於陪審以後的財政問題,我想台灣現在的經濟力跟台灣未來的財政問題,可能都可能是一個現在一個未來可能是個可以預見的一個可能的重大負擔,我就舉個例子,英國的希斯洛機場的這個強盜案,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英國為了這個案子已經花了兩千兩百多萬英鎊,如果到時候我們告訴全民老百姓說,因為英國有這個案子,然後我們沒有對老百姓說清楚的話,以後我們的財政問題,我們能夠負擔得了我們以後台灣的陪審團制度嗎?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