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謝謝林委員的提問,我想先回答林常青委員的提問,那有關您提到說我們欠缺實證經驗,所以我們是不是可以用試行的方式,來充分的評估陪審制跟參審制,那我想首先要跟您報告的是,事實上在立法例當中,並沒有哪一個國家是先試行了一個制度之後,最後再做最後的總結採取的,那我想這方面不止是因為經濟上的考量,更多的理由是因為它只是眾多法律當中的一個制度,你跟現行的制度之間是不是能夠無縫接軌,我想這恐怕是一個大問題。舉例來說,我們現在的刑事訴訟法,或者是我們的刑事實體法,都是以職業法官審判做為前題來加以設計的,而如果我們今天要把它試行成陪審制的話,一定會有一些困難,舉例來說,我想法律人一定聽得懂的罪訴問題,檢察官起訴了八個罪,七個成罪一個不成罪,八個罪之間的罪訴關係要如何判斷,這一點,我想即使是陪審制的人,法官講破了嘴恐怕也沒辦法讓民眾知道,那這是一個必須面對的問題,舉例來說,英國司法部2010年做的實證研究報告,在其中一個郡的法院做的陪審的這個法官諭示,就有三分之二的民眾聽不懂,好,這是第一個問題。

那我們如果在這樣的情形下,除非我們只要做模擬審判,但如果我們做的是真實審判的話,會有一個大問題就是,我們能不能夠在所有的控制變項,都完全被有效控制的情形下做模擬,會不會做了半天之後,最後的結果還是說因為法律跟不上、因為法官的訓練跟不上,所以做得不好的都是不應該考慮的,做得好的大家就鼓鼓掌,我想這點恐怕是我們必須要思考的,就是我們當然願意試行,司法院當中做了六十幾次,陪審、參審、觀審都試行過,但是如果今天是真正的案件,如此試行,容我提醒各位一句話,人權不能試行,被告的利益不能試行,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