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是、是,針對這三個問題,我們簡單的回應一下,關於林委員提的模擬,其實我們是同意剛剛裕順老師還有剛剛司法院先進講的,因為如果要模擬的話,必須那個變數、變因必須要可以控制,那剛剛裕順老師有提到日本,其實日本從1999年開始研議司法改革,然後到2004年的時候國會通過,但是國會通過之後並不是馬上就施行,而是到2009年的時候才施行。

那這個中間五年他們做了什麼?做模擬。為什麼這個時候才做模擬?因為國會已經立法通過了,它只有一套標準,那就這一套標準在全國五年模擬了639場,那它可以不斷的去知道說真正的問題可能會出在哪裡,然後去做微調,那我覺得這樣子的模擬才會有它的意義。

第二個回答這個陳委員的問題,我覺得兩種制度其實……這個社會科學的制度本來就是各有優缺點,你很難講說哪一個是絕對的優秀或是哪一個是絕對的不好,我覺得這就好像要去比較總統制跟內閣制到底哪一個好是一樣的;那如果真的要講陪審的優點的話我覺得就是可以真正貫徹人民參與的精神,但同樣的這一點其實在參審制也做的到。

第三個,江委員提的,其實我非常認同。關於財政負擔,其實我們在第一次報告的時候就有提到,因為一個負責的執政者,在做一件政策之前,首先要看的是國家有多少錢嘛,那當時我有提一個主計總處102年的這個報告,它當時認為說我們的國家財政的狀況是賦稅的負擔偏低、稅入財源不足,第二個是財政的缺口偏高、債務持續攀升,那如果我們將來要採這個人民參與審判的時候,我們的財政的狀況有沒有改變?或者是說這個財政上面要怎麼樣配合才能夠實現這個新的制度,我想這個是必須要考量的,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