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謝謝主席,那麼我就開始提問,那既然我要提問就麻煩各位回答的人要仔細聽,有幾個問題我想一開始我想先從一個點講起,非常遺憾的是說我們今天到場的人裡面,這麼重大的議題居然沒有一個科學家,一個都沒有,那我們有研究經濟學的人我們有哲學家,我們沒有任何的科學家,來決定有關於人民參與審判的一個制度,或者進行的方式,或者實證研究的結果,或者實際模擬的操作該怎麼做,那這一點我認為是非常可惜的事情,那建立在這個基礎上,我想說有沒有可能我的第一個問題如下,今天到場的各方有沒有人願意支持這個政府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之內,那麼讓跨科技的人士,跨科技就是法律以外的人士,包括經濟包括人類學包括心理學包括可能其他領域的,一起進來看一下就是說,這些所謂的這個人民參與審判的制度有沒有可能從各方面進行質性跟量性的研究,各位的意見如何,同不同意這件事情,或者說應不應該做這件事情,這是我的第一個問題。

那麼第二個問題呢,我想請問一下這個支持參審制的人,就是說參審制的一個最大的我們認為最大的,核心的問題很可能會在一個小故事上,那我花一分鐘的時間講一個小故事,在1961年大概1970年代1960左右,其實那是猶太人被迫害的一個時代,那有一個心理學家叫Milgram米爾格倫,他非常的好奇,漢娜.鄂蘭寫過平庸的邪惡,他沒辦法理解說為什麼一個完全不是壞人的人可以忍得下心送幾千幾萬個猶太人進毒氣室,去給他屠殺,所以她做了一系列的實驗,這一系列的實驗叫Milgram experiment米爾格倫實驗,在社會心理學上非常的有名,一直被複製,實踐內容是什麼呢?實驗內容是這樣子的,他找一個人來假扮老師,他跟他講說你隔壁有一個學生,你聽我的命令我請你問他問題,他回答不對你就按下去,這個按鈕通了電流,電流的伏特會逐次增強,做出來的結果有一個很令人震驚的結論是什麼呢,基本上不管電流多高,這個人都願意服從,這是我們在社會心理學裡面廣為接受的這個服從權威的效應。我想請問參審制的支持者,有什麼樣制度上的設計可以防免權威服從效應在參審制裡面發酵,這是第二個問題。

第三個我想請教陪審制的支持者,對於陪審制所帶來的成本高漲,審判戲劇化,這裡面各位有什麼方法可以去防治,這以上是我的三個問題,請各位回答,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