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第一個我當然是同意啦,因為這是我今天報告的主軸,那跨領域當然是更同意,舉雙手雙腳都非常同意,第二個問題應該不是問參審制,我直接回答第三個問題,第三個問題成本高漲其實我剛才已經有約略回答過江委員了,就是說其實國家基本上還是一個工具性比較強的政策的決定所以我比較傾向是從後面去控制那個案件量,因為如果是假設以刑事案件來講的話,你可以抓一定的數量因為台灣其實相對來講治安比較穩定,所以重大的犯罪它有一定的量,你可以控制在七年或十年以上的重罪案件,然後再去決定說我們國家要花多少資源在這些案件上面,來控制他的成本,那我還是要強調啦因為我還是覺得要先試行,那不把試行會導致說把人民的權利拿來開玩笑的這種說法是因為你要搭配其他的配套就是程序選擇權,這也是司改會一直在強調的,你不能因為案件量不夠所以就強迫人民一定要去試用人民參與審判的程序,而是要賦予人民一個選擇權,那審判戲劇化,坦白說,這個跟那個媒體效應我覺得是有一些關係啦,因為在沒有相關的你直接實際去操作的情況之下,我很難真的很具體地回答這個問題,就好像我只是在揣測法官跟人民誰比較容易受媒體的影響,這是這其實是一個面向,另外一個面向是公平法院的容易被破壞是,即便人民受到法官的指示之後,或者是說法官自己受到自己的專業訓練,知道不能夠受媒體影響,但是其實會很有壓力,你知道這個你在做裁判的時候其實你會有後果的,這個裁判後果的一個考量,那那個後果考量你明明知道是不應該的,人民也會知道如果他受到很好的引導的話,那法官是更知道,但是你會不會在這個情況之下屈服,其實我相信這個是每個人常常有的掙扎,所以這個回過頭來回應就是審判戲劇化的問題應該怎麼控制,我初步很粗淺的想法其實還是要透過法官去控制那個程序,因為如果他是一個很純粹的對抗制的話,其實他審判的公平性都是來自於法官,同時徵詢檢察官跟辯護人之間的意見,然後透過程序平等的確保,然後來讓審判戲劇化,那當然所以與其說陪審制會弱化法官的角色,其實法官在於引導程序的角色是相對吃重的,因為對於瞬息萬變的法院狀況的話,他必須要有所處理跟有所回應,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