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謝謝委員,針對第一個問題,這個坦白說我今天是第一次聽到跨科技這個名詞啦,不過我大概可以了解黃委員的意思,當然因為這個審判是一種社會科學,當然可能就需要有一些比如說行為心理學啊等等這些分析,如果有這樣子的人士共同參與對話的話,我認為是有幫助的,但同時我要補充一點,我覺得我們在制度移植的時候,除了那個制度本身參考國外以外,我很重要的一個就是說,本土社會的這個法社會學的研究也同等重要,因為你同樣的這個植物或者是那個樹幹,直接要搬過來但是土壤可能不一樣,針對這個土壤我們的土壤到底是怎麼樣,應該也要進行這個一併的分析,那針對第二個問題,如何防免權威服從的效應,我覺得這個可能是在制度設計上面我們可以著手的,比如說剛剛司法院的先進其實有講到啊,在這個法官跟參審的人數的比例上啊,或者是說要投票決定判決結果的那個比重上啊,還是說在審理的過程設計的時候,是不是讓參審員可以直接發問啊,等等,這些應該都有很多這個國外的立法例可以借鏡,那針對這一點,我最後讓我引用這個尤伯祥律師剛剛簡報上面的話,特別把它抄下來,尤律師說這個人民的水準很高啊,具備理解跟判斷的能力,所以我們是認為說我國的人民應該不太會有這個盲目服從權威的這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