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後面帶下去,我後面會帶下去,好,那這個當然有非常多的各式各樣的學者,專家,但是是不是要做科學質性分析,我想科學質性分析我可能對這個領域是陌生的,但是我必須要提醒兩件事情,第一個科學質性分析我們一定要有資料可以分析,換言之是不是我們必須要有充分的模擬審判的資料,甚至是實際審判的資料,才有辦法分析,這是第一點,第二點呢,我們的這個科學質性分析恐怕它的領域呢,不能只是限制在說一個審判案件的分析,恐怕要把所謂的紛爭解決的機制,人民期待怎麼樣的紛爭解決機制這樣的東西通通放進來,我記得時代力量的黃國昌委員在中研院當研究員的時候曾經做過類似的實證研究,其實大家可以去參考看看,那另外一點就是說這樣的科學質性分析其實跟剛才有一個委員問的問題是一樣的,要花多久的時間?我想這也是我們必須要思考的,因為現在有點麻煩的地方就是,我們的民眾對司法是真的很失望,那我們到底是慢慢的想,慢思慢想還是我們先做,然後讓民眾能夠趕快進法院來參與審判,我想這是一個利益衡量的問題。那接下來那個您提到權威服從效應,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