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首先先講一下那個權威效應的問題,因為我剛才的投影片裡面被李濠松檢察官拿來講,首先感謝李濠松檢察官他很認真地聽了看了我的簡報,但是我必須要講那個跟剛才黃委員所問到的權威效應是兩件事情,舉個例子來講我到醫院的診間裡面去,那醫生跟我說什麼我大概都會相信,儘管我的學歷也不低啊,所以那是兩件事情,他講的權威效應基本上是在一個權力結構裡面,下面不對等的關係裡面下面的人聽從上面的人的那個指示或者是說明,那那個不對等可能是源於制度本身,也有可能是源於專業權威本身,都有可能,那所謂的那個權威效應對於參審制度所造成的影響講的就是這種結構所造成的問題,所以跟參與審判的人民的學歷高低認不認識字那是兩件事情,請不要把它誤用,那針對那個黃委員剛才所講到的那個成本高漲,跟審判戲劇化的問題,這是兩個問題,先講成本高漲的問題,其實剛才我已經回答過了,在陪審制度底下其實透過選擇權的問題,選擇權還有立法選擇的考量其實未必他的那個案件量會高到讓我們財政無法負擔,反而相反的,如果說你是用參審制而且是沒有拒絕權的那種參審制他的案件量可能會比陪審制還要高,所以後者來講的話那個財政負擔才是真正必須要去考慮的。

那另外一個審判戲劇化的問題我必須要說那個可能是一種假議題,受了太多好萊塢戲劇的影響,其實你如果去看國外關於陪審制實務,審判實務的一些介紹的書籍來看的話,其實你可以了解到他們所說到的陪審團審判大多數的陪審團審判,平淡無奇,都是平淡無奇的,所以沒有那個審判戲劇化的問題,大多數的案件都不會有審判戲劇化的問題,那如果說你今天真的要問我說產生審判戲劇化的問題怎麼辦,我必須要說那個是職業法官必須要去負責的問題,其實不如剛才前面的先進在講到陪審制的時候所造成的一種誤解,其實陪審制裡面職業法官並不是不重要,相反的職業法官非常的重要,因為職業法官他要負責審前程序的處理,這個審前程序裡面包含了證據排除,這些證據的處理,另外在審判進行的時候他要做訴訟指揮,那除了這訴訟指揮之外他必須也同時給陪審團做必要足夠,而且清楚的說明,這些必要足夠清楚的說明指引陪審團在評議的時候如何對證據評價,並且適用法律認定事實,所以職業法官重不重要,事實上職業法官的重要性絕對不遜於參審制裡面的法官,所以您講您問的那個問題,在我看起來的話,可能實質來講的話那個是我們將來如何讓職業法官乃至於在台下的法律人包括了律師跟檢察官,來適應這個制度所要去面對的問題,但是我也必須要講,即便你今天採取了大型的參審制,職業法官職業法律人也同樣必須要面對這些問題,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