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抱歉我想釐清一下,就是說我覺得剛才的那個訊息我覺得有一點點錯誤,就是說是不是那個陪審團基本上都會不寫判決書,就是我們大家已經知道像西班牙基本上他們有一個問題的list,那個list裡面就是他要做很多的回答,那很多人認為說這些回答的問題裡面,去回答什麼是肯定什麼是否定多多少少其實有一定程度的是一種這個是可以是可以查證的,所以這個是不是完全說他不會一定不給理由,那比利時的案子其實已經非常清楚,就是在有些案子裡面呢,那可能對歐洲人權法院就會認為說,事實上是應該要給理由的,所以其實我覺得一定要很細緻地去考慮就是說我們現在討論的陪審制或者參審制,其實有非常非常多的變化,我覺得就是不要太過就是說就是把這兩個一分為二,我覺得應該要更細緻的去考慮他們中間其實在有一些部份的差異性,然後另外有一個我覺得很好笑的一件事情就是說陪審團可以被解散這件事情,他們基本上他弄了錯誤的證據,他們可以被解散這件事情倒底是他的正面還是他的負面,我覺得大家要好好考慮,因為有可能這個其實是代表說如果江國慶在陪審團的時候它可以被解散了他的一個判斷有可能是正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