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你好,我是司法院陳思帆,關於守密義務的問題,就美國的部分就誠如張委員所提到很多,基於言論自由的一個意識,很多司法管轄區確實是允許在案件終結之後,這些陪審員去對外接受訪問,去談評議中所發生的事情,那當然說這樣做也不是完全沒有優點,確實還有可能可以有助於說事後對於陪審團行在評議時行為的研究,另外一個極端是一個日本的例子,日本的話他們是非常嚴格的要求裁判員必須保守評議時的秘密,主要是在於說,假如評議時發生了事情,在事後有可能會被洩漏出去的話,這一些參與審判的裁判員可能在評議時就不敢暢所欲言,表示自己的意見,所以他們對於說包含評議的過程,每個人的見解,以及這些過程的票數他們都要求是絕對不能公開,甚至洩漏會有罰則,那當然反面來講的話,可能有一個壞處就是說這會造成說事後,裁判員去討論就是說去分享他們的經驗的時候,他們可能就不太敢去講評這一件事情,因為這樣子可能會讓他們涉入刑責,就會造成說事後他們分享意見的困難,所以確實有據我所知有日本學者是覺得守密義務的規定可以稍微緩和,也許是只要針對核心的部分就是個人見解部分不能洩漏,那當然在這裡我覺得是應該是要採取一個平衡的方式,我們不能夠放棄守密義務的要求,可是要採取到什麼樣的程度呢?我想還有一點時間容我請張永宏法官補充,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