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我簡單的說,美國它的陪審制容許這個陪審員在審理結束完畢之後,對外陳述自己的想法,我想可能跟一個東西有關係,就是美國採取的是全員一致決,換言之這個判決有結果,十二個陪審員都贊同,沒有所謂的不同意見存在,既然沒有什麼不同意見存在,A說的B說的C說的在結論上面並沒有不同,除非他精神分裂,好,那在這樣的情形下可能跟日本就會有所不同,那其實談到日本的狀態我想就像剛才陳法官所提到的,其實很多國家都非常擔心像英國來說因為他有所謂的,評議到一定程度之後還沒有結果就降低評議標準的部分,所以英國就出現了所謂的你要守密不然就要處罰你的狀態,我想這個是制度設計上面的一個問題,那這個守密不遵守守密規定是否他的違反效果到底是怎麼樣?我想這個部分的話恐怕是不是能夠直接更再審,甚至非常上訴做鏈結,恐怕我們必須要思考他是不是讓整個審判庭的公正性受到了嚴重的傷害,那再下來剛才陳委員有加一個問題,我想我們都知道其實沒有錯陪審、參審他有各式各樣的類型,甚至我可以講一句話全世界沒有哪一個國家的陪審、參審長得一模一樣的,但是它畢竟他會有一個大分別,大分別就是我們司法院一開始的報告寫的,合審合判,還是分審分判,什麼是合審合判包括量刑包括適用法律認定事實一起審一起判,那分審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