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想那個張法官的問題其實有兩個層次啦,一個是陪審團的事後的審查的問題,那事後審查其實這邊其實黃致豪律師是專家啦,其實現在針對陪審團的改良,他是有可能的一個改良方式是評議的過程是全程秘密錄影,但是原則上是不公布,但是事後是可以去審查,那個評議的過程,那如果法官認為說這個評議的過程其實基本上不是一個公平審判的話,或者重大謬誤的話可能這個案子是可以翻的,所以這是審查的問題,那這個會牽連到就是說如果陪審員有在外面公開心證的時候你會覺得他的見解非常的荒謬,然後連結到事後能不能去推翻他,但是其實剛剛張法官已經講得很清楚我就不再補充,我自己的一些我們自己在司改會的幾場模擬審判,我的經驗是,因為我們評議的時候其實有加那個監視器,不是監視器是加攝影機,我們在外面可以看到他們評議的過程,我看到所有人在評議有一個非常重要的特色,就是說我們懂法律的人去看他們評議的時候他們會試圖的想要操作法律術語,去溝通,但是基本上是失敗的,因為他法律術語掌握不會很精確,但是他們溝通出來之後你如果拋棄掉你自己法律專業的本位去看的時候其實他們對話的過程,他們是試圖想要去衡平它們的法感情,所以他們去描述的時候其實不會很精確的,你如果要去挑剔他太容易了,因為我們是受過法律訓練的人,但是他們得出來的那個結論還是說他們觀察到多元的角度,這個才是那個素人審判的重要的精神,所以回過頭來講,如果我們在一起評議的過程當中我們一開始就要求他掌握非常精確的概念跟我們對話的話,很容易失敗,因為他們必須要在這樣的一個大家都你不懂我不懂然後你一言我一語的過程當中慢慢去形成那個意見,那那個可能就是審議過程當中最可貴的,所以他事後出來講的時候不會很精確,你要去挑剔牠的時候其實會有一個資訊上的落差,那個是我們自己本位主義的落差,以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