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個剛剛那個黃律師說沒有科學家,我不知道學醫算不算科學家啦,我希望是啦,那個其實我有仔細看過,各位提出的報告,那報告裡面其實有給我一個重點就是,不管是參審或是陪審,我們在講的事情都是所謂的非法律人在這裡面如何跟司法對話,那透過這對話的過程,他會做出他的決定,那我其實很想問各位一個問題是,你們給我們的報告你們有沒有想過你們是給非法律人看的,你們用字有沒有想過你們是要講給非法律人看的,各位剛剛的報告裡面,剛剛的回答裡面你們有沒有想過,這場公聽會有很多非法律人在看,你們用字有沒有想過是要給我們聽的,像剛剛法務部有講到要舉個實際的範例,剛剛有一個叫做罪數,罪數,犯罪的罪,數字的數,一開始我聽到以為是犯罪的罪告訴的訴,那就完全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幸好蔡檢察官在我旁邊,他解釋給我聽了,可是我的意思是剛剛法務部講的時候直接說我們法律人都知道罪數這個問題搭拉搭拉拉,那我們非法律人怎麼辦,然而這過程你們可以發現,不管是我們今天講陪審制參審制我們要一天到晚面臨這些問題,可是這些問題在你們的腦袋中是存在的嗎?你們有想過要解決這樣的問題嗎?因為國是會議,非法律人佔超過一半以上,但是在所有的討論裡面我看過很多場,真的有講話給非法律人聽嗎?剛剛提到司法院說,我們可以讓非法律人先回答先發言,這好像是第三組有提到,讓非法律人先發言,我們這組有提到兩個舉手的時候先讓非法律人先發言,真的有用嗎?你們會相信有用嗎?

非法律人真的會知道提什麼問題嗎?那又提到說參審制或是陪審制,這是一個審議式民主的作法,抱歉這一點也沒有審議式民主在裡面,請你們去參加一下審議式民主在講什麼事情,這裡面審議式民主裡面有一個叫做很重要叫做學習的過程,我們要學習別人在講的事情,那在參審陪審制裡面請問學習過程在哪裡?所以說你可以發現在這裡面有一大堆的問題都是要解決叫做人民跟非法律人跟司法的對話,但是你們提出來東西裡面,沒有在參審或陪審裡面講到這塊東西,而是相關的配套要講這些東西,我的問題就來了,在這些配套裡面,其實在這些配套裡面,有很多起訴書一本主義,請問第三組為什麼不討論,為什麼要丟給第四組討論?因為第四組要討論參審陪審制,不對啊,我們是討論參審陪審制,我們不討論其他的配套才對啊,所以第三組你們應該要討論這個東西,可是為什麼第三組就不討論,因為發現問題來了,因為我們把參審陪審制視為解決所有問題的最大的方法,我們放大絕,我們要解決,抱歉我直接說,你們法律人在過去二十年三十年都不可能解決的問題,想用參審陪審來解決這個問題,我認為這是錯的,我的問題來了,請問不管要不要參審陪審制,為了讓人民更了解所謂的司法透明,參與你們是不是有很多都該做,為什麼現在不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