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想張委員像那個指出國王沒有穿衣服的小孩子一樣,因為他講的其實應該是很多非法律人的感受,所以當法律人一直強調人民參與審判制度有多重要的時候,其實給人民的感覺是好像只要抓人民進來背書,然後一切就你看吧,反正我們司法就是這麼辛苦,那這個是我們以前過去五年來一直在批評司法院,最主要的主軸,就是我們覺得觀審制其實只是要人民進來,然後以後所有的結果都要人民來背書,那其實每一次的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大家都可以感受的到他都會是一個蠻完美的示範,因為如果人民不重要人民沒有決策權的話,其實我們不會在意你們啦,說白了就是這個樣子,所以陪審團制度的設計為什麼要讓人民去下判斷,因為最後的決策權在你們的時候我開庭的時候我當律師,我才會在意你們,我才會用白話講給你們聽,如果你們最後沒有決策權或者是說只有相對來講幾分之幾的決策權的話,其實你們就很容易被晾在一邊,因為你不重要,最後我知道你們會被法官影響,我只要說服法官就好了,那我不是故意看不起你們而是說這是對我來講比較有效率的方式,但是如果你們全部法官不能介入你們評議的話,我就必須要把你們認真的當一回事,我的準備我的所有訴訟的策略跟方向我覺得必須要以你們為說服的主體,那這是最大的差別,最大的差別人民能不能真的有實質的決定權,那這個也是我們這個制度到底能不能真的把那個權力放在人民手上,那陪審團不是沒有缺點啦,我再次強調他不是沒有缺點,但是他這樣的制度設計有他的苦衷啊,你可以這樣說,人民不懂法律是他進入這個圈子裡面的基本門檻,他要不懂法律他才能進來,他如果懂法律他就不能進來,那這是陪審團制度的思維跟我們完全不一樣,所以任何以批評人民不懂法律就不能夠進去人民參與審判的理由都是不成立的,因為那是你制度要怎麼設計的問題,那至於現在可以做什麼,我覺得那個批評對司改會不成立,因為我們向來推很多的制度,都是希望司法能夠更透明,那我們不管是說譬如說這個書類的公布,還有判決白話文,甚至於其實坦白說啦,司法很多的問題跟媒體跟人民有很密切的關係,這個也跟剛剛司法院報告裡面提到的,跟媒體之間的對話,因為社群媒體的興起其實對司法的這個權威性造成很大的衝擊,其實三權都是一樣對於行政立法跟司法都是一樣,但是因為司法的獨立性,造成她受到這種民意的衝擊是慢的,所以現在遭受很大的壓力,因為民意希望把你們打開,但是你不願意打開,你那個壓力就一直累積,一直累積,那我們要去批評你的時候很容易遭受到獨立性的阻擋,這個才是現在最重要的難題,所以司法必須要主動比較積極的跟社會跟媒體對話,以上報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