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先回應那個主持人的問題,我覺得其他的配套措施,我覺得我從我的立場來看應該是三方面,一個是立法者,立法者其實微罪應該要除罪化,那譬如說其實這個最近也蠻多討論,不管是譬如說毀謗罪或是其他的罪名,我們覺得應該除罪化。第二個是檢察官的部分,其實也討論蠻多的,譬如說微罪是不是就不要舉發擴大緩起訴,或者是雙偵查主體,那法院法官的部分其實剛剛司法院就已經有提到,我就不再多說。

那關於那個蔡委員提到的問題,律師費多花多少錢,我覺得如果是以陪審來講的話,它本質上就是一個精緻審判,那它各方面的費用一定會提高,但是這個是就案件跟案件的比較啦,那你要不要把他可能造成的比較正面的效應評估進去,那我不否認每一個案件一定會提高,那那個是不是可以控制,我的想法、我初步的想法是覺得這個可能是國家可以控制的,因為你只要控制案件量,那個費用就是可以控制的,但是我不否認我不否認它的提高不只是律師費啦,而是說其實人民進去之後,你為了要平民化的審判,人民會對於尤其是更多的科學家進去之後,你那個「科學採證」,我括號起來「科學採證」的要求一定會被要求的更高,那包括鑑定的費用,包括專家證人的費用,很多很多的費用其實都會加進來,那是刑事審判之所以會越來越貴的原因,但是這也是一個價值選擇啦,因為你如果覺得台灣人民的這個刑事訴訟的權力,台灣人的這種生命,跟這種人身自由的保障應該要更精緻的話,那那個精緻審判的費用,或許就應該要是這樣子去花的,那相關的配套措施其實我覺得大家都想得很多了,包括一定要強制律師辯護,然後我們法扶可能也要配套一起進去,強制那個公設辯護人的制度,其實這些其實大家都知道,它必須要,我還是要再強調,它其實還是必須要一個政策決定之後,其他配套才會慢慢的一個一個的出來,以上回應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