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謝謝,那針對這個委員的這個問題,主要針對於說第一個就是不是採用這個人民參與審判制度,其他案件怎麼處理,我們認為說在偵查中是用緩起訴的方式處理,在審判中如果認罪的話,當然就用認罪協商方式處理,那至於說其他沒有認罪的案件,如果說不符合人民參與審判的案件類型,大概就是用職業法官審理的方式來處理,那大概是這個部分的問題。那第二個針對於說人民參與審判之後的費用成本增加的問題,那如前所述,之前委員所講,當然人民參與審判他絕對是一個精緻性的這個審判的方式,一定是耗費大量的時間金錢跟人力,所以它的費用成本會比較高,所以我們才會認為說,基本上會適用這樣的案件類型,應該是比較少的案件才會適用,所以我們才會說基本上它應該可能是一個重罪,或者是相對「非」非常複雜,就是不是非常複雜的案件,還比較適合用人民參與審判方式,那據我們所了解它所花費的成本來看,以日本他們採用所謂的裁判員制之後,他們在所謂的國選辯護人,國選就類似我們的法律扶助基金會,國選辯護人的那個給付的費用的方式呢,如果他們如果用裁判員制度的話,給予的費用是普通案件的大概是三倍,是三倍的這個費用,所以基本上來講,如果是採用裁判員制度的話,那我想未來不論是採用所謂的法律扶助基金會,給予辯護律師的費用,或者一般被告委任律師的費用,這邊確實是會提高,那但是我們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我們要的不就是應該是一個精緻化的審判嗎?如果我們要的只是一個形式化的審判,我想那不是我們真正要的目的啊,當然說如果被告沒有資歷,那我想這個部分的解決,就是要靠我們的法律服務基金會來解決,那同樣我也因此從律師界的角度就要呼應,法律扶助基金會現在目前給予律師辯護的費用是太低太低了,你給予這樣的費用只能給予律師是做一個形式上的一個辯護,他不會讓律師真正做到實質而有效的這個辯護,所以我們認為說談論到這個問題,未來如果我們採用人民參與審判制度的話,整個配套制度裡面的改革,同樣就應該包含到,法律扶助基金會給予這個辯護律師的費用應該要大幅提高,大幅提高之後,讓律師能夠真正盡力去進行這樣一個辯護,而不是為了生計只是做一個形式性的辯護,所以我們認為說整個制度是一個配套性的一個處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