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針對那個主席剛才的問題,我想前面的先進都已經講了很多案件分流,我就不再重複了。那這個地方我只是要講說,你不可能在人民參與審判的案件用起訴狀一本,但在沒有人民參與審判的案件用卷證併送,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起訴狀,所以人民參與審判的引進,必然會帶動形式上的全盤修法這是必然的,這是第一個。那第二個針對剛才蔡元仕委員所問到的那個律師費的問題,也就是人民參與審判對於當事人所造成的成本的問題,確實如李宜光大律師剛才所講到的,它確實會造成律師費的增加,但是我必須要講的就是說,這個不管是在陪審或者是參審,他所造成的那個成本效應,提高成本效應都是必然的,都是必然的,所以在這部份來講的話,它也必然會帶動我們對於公設辯護或者是法律扶助的改革,因為如李宜光剛剛所講的,日本是用國選辯護,而且是三倍於普通的案件的費用,那我幾年前跟司法院去韓國,看韓國的陪審制的操作,韓國的陪審制的操作也是一樣的,他們用簽約的辯護人的方式,就是跟固定某些辯護人簽約,然後那個簽約之後,每年都給他多少案件,而給予他的那個酬金也高於其他的案件,所以人民參與審判的引進,也必然會帶動法律扶助跟強制辯護的擴大,這個是必須要在這個地方講的,那剛才那個司法院的代表有講到就是說,美國那邊的律師因為大多數都沒有能力進行陪審制,我如果沒聽錯的話意思是這樣子啦,沒有辦法進行陪審審判,所以大多數的當事人都是認罪協商,我想這個可能是誤解啦,這應該是誤解,美國那邊大多數的當事人會行使、會決定用認罪協商最主要原因是第一個,他們在證據開示的階段,審前的證據開示的階段,對於罪證的了解就已經很深入了,所以案件能贏不能贏,他們在進入審判之前,就有一個大致上的掌握,那如果你的案件不能夠進入那個陪審審判,最後被判有罪,你得到的刑罰會比認罪協商所得到的重很多,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基於經濟理性的考量,所以他會覺得說那我不如放棄陪審審判,這是一個合理的選擇,所以這個跟美國大多數的律師沒辦法進行陪審制審判的這個說法,我覺得是不能夠成立的啦,在這個地方補充講一下。

那前面那個張維志委員有提的問題,我也想做一個補充,我首先必須要跟張維志委員抱歉啦,我的書面報告確實充滿了法律術語,那這沒辦法這是因為只有八千字,我要回答非常多的問題,所以我沒辦法做一個很簡單的白話,但這個地方也同樣必須要講就是說,這其實就表示說結構本身會造成結果,結構本身會造成結果,你用一個對於素人不友善的結構,那麼素人在這裡面就沒辦法好好的發揮他的能力,那事實上那個按照司改會的統計,司改國是會議開到現在,非法律人發言的比例偏低,那事實上這也顯示出就是非法律人跟法律人在對話的過程裡面,確實有一些資訊跟知識上的落差必須要去彌補,這也就是參審制裡面一直在被講的說,這個結構本身要去克服的問題。

那最後我要講一下就是說,為什麼很多事情明明可以做,為什麼要搞到司改國是會議來做,然後把人民參與審判做成一個大絕,當成大絕來放,這個必須要講這個是我們法律人的羞恥,因為所有的法律人都有本位主義,以起訴狀一本來講的話,其實在88年民國88年的全國司改會議裡面就已經討論過了,那個時候的多數意見,絕大多數的意見都認為應該採取起訴狀一本,但是不好意思有一個部把它給否決掉了,就投了否決票把它否決掉了,所以今天到這個地方還要再講起訴狀一本,那這個不是本位主義是什麼?所以既然司法是人民的司法。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