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對對對,抱歉抱歉,上訴制度的那個部份的話我們初步的建議是,我還是要強調在沒有那個實證研究的情況之下,我們包括司改會的自己的模擬其實事先沒有採取所謂不對稱上訴,就是檢察官如果要上訴也是可以上訴的,那它牽涉到的問題是說你怎麼去檢驗原來的一審的這個整個審判的過程,那那個有幾個改良的方式,譬如說包括我講到的這個沒有所謂傳統意義下面的裁判書,但是有很多的這個指示還有開庭的筆錄是可以被鑑驗的,這個在我們第五次模擬法庭的時候有試著去做,還有就是譬如說我剛剛有特別提到的這個評議的過程是不是原則上可以秘密錄影,但是審判長覺得必要的時候,然後在由審檢辯三方共同來檢視然後作為上訴的一種可能性,這也是另外一種改良的方式,那以致說之後會不會因為對於被告的保護而有這種所謂的檢察官如果判無罪的話,檢方不能再上訴的不對稱上訴,我覺得其實真的是必須要在操作啦,因為包括司改會內部的討論,一些專家他們的見解是覺得說,這個在台灣恐怕有窒礙難行,但是我再次強調這是我們討論的意見,所以我們也還在嘗試當中,那以至於說剛剛那個對被害人程序,因為坦白講我沒有那麼深入研究只是說因為我們現在在研擬這個被害人參加訴訟參加的制度,那我相信如果台灣還是我們這次國是會議之後決定要引進被害人訴訟參加制度的話在非人民參與審判的程序的話她是比較容易被操作的,但是在人民參與審判的運作之下,被害人訴訟參加會不會造成他現實上比較困難的運作,那因為我讀的只是一些美國的資料,所以我才會說美國好像普遍上資料都建議說,因為他們是把包括司法院有這種規劃,他要把審判論罪跟量刑的程序拆開,所以她是會有兩個程序,那在量刑的程序被害人意見應該要特別被重視,所以在量刑的程序再邀請被害人參加,那在判斷有罪或沒有罪的這個階段的時候,被害人好像是比較沒有先進到這個程序裡面來,這是一個可能的考量,以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