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剛才我們本組的陳瑤華委員來提醒一下剛才張娟芬委員的問題,我想先這樣好了,因為⋯⋯初步先這樣好了,因為剛才黃致豪委員初步回答妳雖然是美國的經驗,不過也許另外有時間再回答張委員的提問。那最後不知道兩位專家學者有沒有什麼意見?

專家學者尤伯祥委員:

剛才那個黃致豪委員已經講得相當清楚了,就是說陪審制底下不附理由,評決不附理由對於上訴到底有沒有影響,我想他回答得相當清楚。因為在陪審制底下原則上就是一個事實審,在一個事實審的前提底下,這個事實基本上是不應該隨便被更動的。

所以上訴審對於一審裁決它主要審查的不是那個事實的認定的結果,它要審查要確保是主要是你在認定產出這個事實的過程裡面,你有沒有符合正當法律的精神、你有沒有給被告一個公平的審判,所以在上訴審主要審查的是程序的正當性跟合法性,所以其實不附理由對被告的上訴權來講也不會有任何的影響,這個是在它這個邏輯底下去看這個問題,當然,如果說就如我剛才所講,如果你用的是歐陸法系的觀點去看這個問題的話,那你就會覺得它很奇怪,這個是一種完全是張飛打岳飛的那種批判,我覺得那是不成立的。

那這樣子會不會使得陪審制變成一種民粹或者是一種人民公審呢?我想不至於。我們法律人很喜歡講批判人民參與審判,特別是批判陪審,所以不附理由容易變成人民公審、容易變成民粹,我想這是一種專業傲慢的說法,因為基本上人民公審或者是民粹都是一種沒有精確定義的詞語不應該這樣子用,即便是陪審它也必須要經過正當法律程序,在這個正當法律程序的操作底下有職業法官跟相關的程序規則去制約陪審團權力的行使,它不會變成一種人民公審,也不會變成一種民粹,事實上我們可以看到各種行業裡面的菁英面對別人對他們的不理解、對他們的批判,他們都會反過來講說這是民粹,我覺得那個是不對的、那是不對的,你要怎麼去定義民粹?

司法的民主化基本上意味著人民進來監督跟制衡法官,所以被選出的陪審團或者是參審員他仍然是受到正當法律程序跟法律的制約的,這跟人民參審、公審或者是民粹是不一樣的。像德國的判決書,它在一開頭都要講「以人民之名」,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它要彰顯這一點,所以無論如何你都不應該把不附理由這件事情當成是人民公審或者是民粹,用這種理由去批判或是攻擊人民參與審判,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