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主席、各位先進非常感謝主辦單位今天讓我們有一個可以溝通、對話、相互了解的場域,那同時也讓我們刑事廳的團隊有機會跟大家說明司法院怎麼樣去設計人民參與審判。那我這邊要強調的是,「改革它不會是一場華麗的煙火秀,法庭也不應該是一個充滿風險的實驗室」,那我們在今天的整個下午的討論裡面,大家對於參審、陪審的優點跟缺點、實象跟幻象已經做了非常多的說明,那我不再重複,但是我可能要分享一下我最近看到的一篇美國學者的報導,它提到的就是美國因為推陪審制然後發展出非常蓬勃的陪審員研究跟陪審的諮詢產業,辯護律師他們可以挑選出對自己最有利的陪審員,這就是一個非常技術導向的一個制度。

那是不是勝訴的原因呢?不在法庭的攻防,變成在挑選陪審員的結果,因此這樣的結果是發展出陪審員研究跟諮詢的經濟規範非常龐大的產業,那導致於說比較有錢的人他們可能可以請團隊來幫他們研究要挑選怎麼樣的陪審員,所以它這邊提到的是說,面臨訴訟的時候,有錢人的標準配備比貧窮人要多很多,那導致於說階級的不平等是越來越明顯,所以當我們在思考到底我們要採取什麼樣制度的時候,可能也要思考我們到底是要怎麼樣的正義。

美國的一個大法官,他曾經指出「當審判是取決於一個人擁有的金錢數量的時候,就不可能有公平的正義」,那我們今天在討論說什麼是公平的審判,可能我們要把各種相關的因素都考量,所以我把我前幾天所讀到的一個報導跟大家做分享,那最後是要再次強調,改革它不是一蹴可幾的,我們必須要循序漸進才可能很穩定地向前,但是如果當人民參與審判已經成為事實的時候,那我們司法院認為完善的配套就是義務,所以我們非常誠懇認真的在這邊思考制度,然後也跟各位委員致意,因為大家以後的決定對台灣司法的未來是非常重要的,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