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回應剛剛陳律師所說,其實只要人民參與可能都是好的,因為會進入、加入不同要素,那我們先在這邊的討論是集中在參審還是陪審比較適合臺灣,那我今天的一個主軸其實就是我覺得在場沒有人有能力回答這個問題,這個其實是我從頭到尾現在的主軸,就是說臺灣的本土、我們一直講到本土,但其實是沒有人有辦法回答這個問題。所以我並不是一定要強力的推銷陪審制,我的主軸只是說如果司法院覺得因為資源有限,你只能試行一個制度的話,因為這個制度你可以預見一定是要邊做邊改,你只能試行一個制度的話,我建議你可能先試行陪審制。因為我相信以現在司法院採行的這個立場,你要海選的話,你的花費其實差距並不會很大,可能啦,我自己的想像,因為我也沒有辦法說我講的一定是百分之百正確。

那在我們的司改會機關的立場基本上是希望你可以並行,擇不同的區域來做試行之後,或許一段時間再來檢討,當然有些人可能會批評,正如同剛剛廳長所說的,這好像是把人民當白老鼠、是實驗,那我講的其實它是有搭配的配套措施,譬如說你一定要賦予人民選擇權,而不是說我就要求你來填充案件量。

所以不管怎麼樣,因為我從2011年來一直看到現在,其實所有官方跟人民之間的衝突都是來自於司法院決定一個政策之後,其實它沒有辦法那麼全面性的說服大家,以至於從2011年一直到現在這是我看到的實際這樣的狀況,就是它有政策決定之後再來做其他的研究,但是你在做政策決定的時候並沒有參考或是你那個數據不足以說服民間。那大家要去想像一件事情,現在臺灣民間其實我們受美國的影響其實是滿大的,不管你的資訊來源印象是正確還是錯誤的,所以人民如果對陪審制不管是有一種幻想還是夢想的話,你沒有辦法回應民意,那這個制度就算司法院真的很認真,然後把它設計得很好,它確實很完美,但是人民都一直還是會有這種質疑,那這個其實就是我今天所要講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