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謝謝主席、各位委員,因為我們的共同提案很早以前就已經給大家了,所以我想我節省時間,簡單說一下我們當初提案的意旨,如果崇略委員、婉諭委員、照真委員等一下有補充的話也可以再提出來,那我想剛剛主席已經提過,「偵查不公開」是我國刑事訴訟法上重要的原則,那它其實為了保護犯罪嫌疑人跟被告的基本人權之外,其實也是為了讓國家刑罰權的行使能夠有效及正確,那更重要的是,它也是我國憲法上的一個正當法律程序實踐下的重要原則,為了實踐這個原則,事實上刑事訴訟法在幾年前在第兩百四十五條,那也針對偵查不公開的細節,那尤其是因為行使偵查、調查相關程序、執行職務之人員,他因為在執行職務的過程當中,取得相關的資訊,他有依法不得公開揭露給其他跟這個偵查、調查職務無關的人員,不能夠繼續對外揭露相關職務上秘密的義務有特別的規定,同時也對他的責任有相當清楚的規定。

但是「偵查不公開的原則」在我國即便有比較近一點的刑事訴訟法的修法,那以及兩百四十五條刑事訴訟法修法之後,授權了司法院跟行政院共同訂定了一個偵查不公開的作業辦法之後,我們看到其實還是有很多的問題,今天我們很多在座委員都曾經受過這些問題的傷害,例如說犯罪的第一現場,很快的就有一些照片傳出來,或者是一下子在犯罪發生之後就有犯罪嫌疑人,為了想要免費吃一口牢飯,或者是等等,這些其實關於偵查犯罪的細節,相關的資訊洩漏出來,甚至很多時候會誤導犯罪偵查的細節等等、方向,前一陣子網路上的女模、媽媽嘴案件等等我們大家都記憶猶新,所以很清楚的是刑事訴訟法修法以及行政院、立法院共同的訂定作業辦法之後,他的成效並不彰,那也因此我們到現在為止,還是看到偵查不公開的負有保密義務的相關人員的保密情況並不好,所以我們在提案當中也就特別提到,究竟原因到底在哪裡?

那今天希望透過相關權責機關的說明,能夠理解一下為什麼這樣一個重要的原則、這樣一個相關的辦法,它的執行沒有辦法落實,那它沒有辦法落實的原因到底是什麼?是因為我國在調查、偵查案件當中,相關權責機關特殊的辦案文化,或者是相關的權責機關沒有落實予以究責,那事實上這件事情也並不是最近才出現,事實上,在十幾年前監察院也曾經做了一次很完整的調查報告,那其中這個調查報告裡頭就要求權責機關必須對調查跟偵查過程當中保有秘密的相關人員要能夠謹守秘密,那如果違反了偵查不公開的原則的話要能夠究責,那也因此我們在建議改革,就這個部分就提出了三個建議的方向,那第一個是對違反偵查不公開而依法應負行政懲戒刑事責任者,要由權責機關內政部、警政署、法務部甚至司法院跟監察院要依法定程序調查來處理並嚴予究責,事實上這個嚴予究責的規定在「偵查不公開作業辦法」的第十條裡頭就有清楚的規定,規定到相關人員要負行政懲戒責任者,要依各權責機關依法官法、公務員懲戒法、公務員考績法、律師法等相關法令程序調查處理,並按違反情節輕重予以懲處。

所以我們今天想要跟大家進一步討論或提出來的是,為什麼這些相關的調查處理究責的程序似乎沒有看到成效?那等一下也希望相關的權責單位能夠跟我們提供相關的資訊是說,在過去這幾年來,各位到底做了哪些這些違反偵查不公開,依法應負行政懲戒刑事責任者相關的調查與處理?再來,我們第二個具體改革的意見,是我們也看到說,似乎很多偵查中應該保密的事項之所以提早的洩漏、甚至是錯誤的洩漏,有時候跟執法人員可能希望強調破案、強調媒體的曝光度,甚至為了要爭功諉過,為了要將來進一步的升遷,才有這樣子的問題或現象,那加上前面可能在整個對於違反偵查不公開相關的究責並不嚴厲的情況之下,才有這樣子的效果,那我們第二個具體的建議也是建議相關的權責機關,對於相關人員他的辦案成效,或者是他將來的進一步的升遷,不應該只是單純考慮一個案件破案與否的媒體曝光度,應該事實上要以他在踐行、調查跟偵查相關案件的過程當中,他的司法實務上的人權保障成效來考慮,第三個具體的建議是我們感覺到現在這些偵查不公開具體的事項,那之所以應守保密義務的這些人員都不能夠保守秘密,是不是他們在案件執行的細節上對於哪些究竟應該要保密、哪些不應該要保密有所混淆。

因此我們建議說司法院跟行政院應該要深入檢討民國一百零二年再次修正過的「偵查不公開作業辦法」,那針對這些作業辦法裡頭抽象、概括、籠統的規定提出更具體、明確的修訂,那甚至是不是能夠就過去辦案的時效跟經驗,訂定所謂的統一標準作業程序,包括犯罪第一現場,在封鎖線拉起來之前、之後要不要允許媒體拍攝,以及在封鎖線外多長的距離才能夠允許媒體拍攝等等這些相關的細節,讓第一線的執法人員得以清楚明確的遵循,不過就我們這三點建議改革的作為,其實相關權責機關有初步的回應,那司法院給我們的回應,在第三點的部分是提到說認為好像司法院跟行政院共同訂定的偵查不公開作業辦法第八條,事實上就每一些不得公開的細節似乎都有相關的具體的規定,好像沒有再訂定SOP作業準則的需要,等一下就這一點我們當然也希望相關權責機關能夠表示一些意見,是沒有錯,如果從作業辦法的第八條來看,例如第一點,被告少年及犯罪嫌疑人的供述是否自首或自白,看起來好像是很具體,但是從過去幾個重大社會關注的案件當中,我們也還是常常看到第一線的執法人員,可能這個人是為了吃一口牢飯,這個人是恨爸爸媽媽,這個人是如何如何,在這個犯罪的事件發生的第一時間就把消息資訊洩漏出來。

所以儘管第八條看起來好像是具體,至少從司法院給我們的回覆意見是如此,但是它是不是真的具體?那從這個調查跟偵查的犯罪實務來看,可能它需要具體到說當第一線的人員在處理一個案件發生的時候,他什麼時候要拉封鎖線?封鎖線外多長的距離可以允許人家拍攝?那拍攝的標的是限於哪裡?那當司法警察機關或者是檢察官對新聞媒體說明相關的案件的時候,我們可以看到作業辦法第八條裡頭,有非常多的資訊事實上我們常常是可以在外界接收的到的,那他並不符合所謂例外因為重要需要公開等等的方向,才是一個例外可以公開的情況,大部分的情況都是在沒有例外的情況,我們就看到被害人的隱私、名譽,甚至性侵被害人的照片。前一陣子輔大的案件沸沸揚揚的時候,關於犯罪現場的照片,跟犯罪現場許多的實況每天都在媒體裡頭有很多的播報,那所以我想我們的第三點,雖然司法院初步的回應意見是反而要我們舉出說到底第八條有什麼地方不特定?

他們認為很特定,但是我們從一般關心這些相關的,或者飽受偵查不公開的困擾的相關的民眾來看,那第八條雖然是一些概念的規定,但它顯然對於犯罪調查跟偵查相關人員是需要更具體的,非常像是我們看到權責機關也提供給我們德國、美國或者是其他國家的資料,那美國事實上也有很清楚的所謂working menu,這樣子的守則、手冊,讓第一線的執法人員很清楚的知道什麼資訊是可以公開,什麼資訊是不可以公開。所以我們在提出建議第三點的時候,我們其實是希望權責單位能夠去研擬一個讓第一線的執法人員完全沒有任何困擾的、符合偵查不公開作業的相關的這些守則,是那種working menu,他一翻開來就知道說照片是不能夠公開的、年齡是不能夠公開的,那他到底是不是為了吃一口牢飯,這樣子的資訊是不能夠公開的,這樣子具體的資訊而不是只是像現在作業辦法第八條裡頭,比較像是不確定法律概念的羅列性的規定,以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