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我要請問警政署,剛剛我聽到說適度的開放,其實我覺得像我們這種民間人士常常對於官方的這個語言和用字實在無法理解,適度其實適度可以是這麼大,他也可以是這麼大,那我們官方很喜歡用這種似有若無很籠統的這種語言,就像很多的法令程序他在這個設計上面,我看到了例如說我最近一直在看犯罪被害保護官的這樣的一個程序,其實你仔細的去看你看寫了一大堆,但是事實上它是一個幾乎是沒有什麼功能的一個職務,那我要講的是,類似像這樣的一個新聞媒體事件,我們是不是我們常常在電視上面看到不管是派出所或是分局,他都會有人出來,在事件的時候出來發言,我們就舉一個常常會有警察可能這個不願意被關說的這樣的事情,然後去嚴格的就是去執行了他的職務,但是我們看到的是一線基層的警察其實他是很認真的,但是其實我的感受是警政署,這個比較高層握有權柄的人,你們真的不在意這些基層的這個警察,如果說像那樣的案件發言應該怎麼發言,我做個建議其實我兩三年前就已經跟你們警政署講過了,是署長不願意見我,但是我還是跟你們講過了,當這樣的一個事情發生的時候一出來千萬不要,一出來就對不起,道歉,你完全沒有搞清楚到底是誰的錯,你應該是這樣應該是規定所有發言人出來的時候,不同的案件我們給不同的時間來對,當瞭解完我們會對。

譬如說我這個案件,我八小時、我二十四小時我會對社會大眾來報告,那我們會先去了解狀況而不是一出來就道歉,你知道基層警察有多少因為你們長官的道歉其實他們非常的挫折,那我舉這樣的例子就是發言不當其實是在整個規範上面你們沒有明確,那這些發言的人是不是應該要給他們什麼樣的訓練,邏輯上的訓練,講重點哪幾項,有一個嚴格的規範,那他們就不容易在這個規範裡面他們漏失掉了,可能講錯話了,幾項該講的報告完畢,謝謝媒體,是不是應該要這樣來做規範,我沒有看到警政署比較有積極一點的這個作為,那其實我覺得蠻遺憾的,基於公共利益,基於公共利益反而警政署更應該去規範很明確的一個SOP的流程讓這些發言的人能夠依循這樣的一個發言的模式,去做各種這個事件對外的一個報告,我想這個是比較正確的一個做法,以上的建議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