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個陳警政專員嘛,委員,那個我比較關心的就是說你們剛才有提到那個指定發言人,但是我每次在看那個媒體的一個報導,其實有時候因為像在檢察機關的話他指定發言人通常如果是一類署的話他就是像襄閱主任檢察官,他就是當唯一一個指定發言人就是像襄閱主任檢察官,那如果說不是一類署的話,通常也大家都是指定到主任檢察官當發言人,其他的人不能發言,像檢察官我們是不容許他在個案上做任何的發言,但是我每次看到媒體,那個你們發言的層級有時候就是高高低低的啦,有時候像那個偵查佐也在發言,小隊長也在發言,然後那個偵查隊長也在發言,那副分局長發言的頻率很低,我反而沒有看到說那個,按你講的我要一個你們大概是以分局為單位的話應該是由副分局長來擔任指定發言人,但是幾乎我沒有看過副分局長在發言的啦,通常大概就是就是那個是不是你們到底有沒有去指定發言人,這一部分我是比較存疑的。

那這個也是而且像有時候是跟由檢察官指揮偵辦的時候,那我看有的也沒有尊重說檢察機關這邊的發言,大概就是警察機關這邊就率先就發言出去了,而且那層級都還蠻低的,有的都是偵查佐就發言出去,媒體一來他就馬上就侃侃而談了,那這一方面上你們有沒有去檢討就是說在發言制度上到底他當初的發言,他上螢幕他是不是有被主官授權的,這個你們是不是為什麼不是副分局長出來發言,而是由一個小隊長或者是一個偵查佐,就把這個案情就在他的所知範圍內就發布出去,而且也沒有跟檢察機關這邊做過一個呈報說,由我們發言好還是檢察機關你統一發言,好這一點是不是請那個陳警政委員,來幫我回答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