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不好意思,那個我還是要想要理解啦,其實你有講到那個指定代理的問題啦發言指定代理的問題,那個在檢察機關如果說襄閱主任檢察官他今天有上班的話他是沒有指定代理的問題,但是我看你們副分局長有上班他還是指定代理發言啦,就是說他們發言的那個管道是都是隨意指定,按理講你如果今天除非你今天你是請休假你才可以去指定代理,而不是說我今天上班我還去指定你派出所你發言,而且那像刑事案件的話由派出所主管來發言也是真的不妥當,因為他在第一時間上他沒有辦法針對整個刑事案件做一個很妥適的一個思考,而且他在新聞稿方面也還沒有呈到那個分局去,他就發言了,所以但是後來你們去調查後覺得說副分局長已經指定他代理了,是不是事後指定的我不知道啦,最好是事前指定啦,那是事後指定那是更有問題。

但是這種指定代理的話一定要嚴格去落實說除非他是請休假,那他代理的層級也不能太低啦,副分局長他不能指定一個派出所主管來代理發言,這樣層級是太低了,他至少也是要相關的像偵查隊的隊長啦,或者是說他副分局長是不是他下面還有什麼組長還是之類的來做代理而不是說隨意指定,那發生這種隨意指定的是非常普遍的現象,那這個我提出我的觀察,因為我在檢察機關有二十三年,我至於說你說跟檢察官這邊請示,有時候很大的新聞你們還是會搶啦,坦白講,有時候我約束說警察機關不要發布新聞他還是發布了,這個當然是一個很大的新聞,他要搶第一時間發布啦,那這個我這個是也是,這個也是常常發生的啦。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