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召集人及各位委員大家好,可是我覺得我們在討論這個問題剛才我也是堅持說這兩個問題,偵查不公開跟媒體報導這分開去跟這個有關,其實我們可以看到大家試想一下,我們把現在把報紙打開,或是打開電視,大家想想看如果把這個跟犯罪或是這偵查有關的事件遮掉的話,大概遮掉一半以上,那所以我們現在討論偵查不公開這件事情其實我覺得更重要的事不是講發言人這個管道,不是這個點的問題,是線甚至面的問題,那什麼叫線跟面的問題,我覺得現在這個偵查的相關的訊息透漏然後供養我們這些媒體等等報導很重要的就是,我想這個大家可能照真委員更清楚,現在幾乎每個刑事單位裡面記者都到處跑,到處跑,那很多都不是我們現在討論這所謂的發言人制度我覺得討論這個點其實有一點偏離主軸,其實不公開所謂人事時地物,這個地整個偵查機關原本就是一個,應該是一個禁地,就是從偵查不公開的一個角度來看的話,可是這樣媒體這樣到處跑,很多就是這到底是他來這邊是什麼目的或是這個很多的,很多的點的這種的接觸交往,的過程當中就連成線,就形成一個面,這個過程才是我覺得是我們要去思考的問題。

那為什麼在這個問題的核心在什麼地方,我覺得是我們對偵查不公開的理解,我覺得簡單講就是說媒體進到警察單位裡面來已經就是一個偵查不公開洩漏的所謂的預備或是未遂的情況啦,所以我還是回到要偵查不公開核心的東西要先確認啦,我覺得現在重點應該不是在討論所謂發言人的方式或是代理的問題,應該回到所謂偵查不公開核心是什麼,那這個我們可能等一下我們在討論到底我們的制度上其實有很大的問題,法規上有很大的問題,那個所以我想說先把這個問題再討論回來,其實我有說要跟這邊刑事局或是警政署請教就是,我們能不能有沒有辦法把記者請出我們這個所謂偵查單位,或刑事單位、警察單位,那這個就像剛剛講的現場發生時候我們都會拉封鎖線了,可是我們這麼辛苦從封鎖線這個保密然後所有的東西都要回到單位,回到所謂的偵查隊裡面,那就記者這邊在那邊穿梭,讓他是更有效率的拿到一些資訊,所以我是簡單就是應該重點應該解決的是線跟面的問題,有沒有辦法去阻止,或是所謂把記者有一個有一個界線,不是他可以在警察單位裡面去走動,這個是要先思考的問題。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