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各位委員大家早,那其實我們就是原民這地方其實就是剛剛張委員講的那個受害人,就是尤其是在這個我們講說偵查不公開這件事情,其實要順著那個林老師這邊所提的,那因為我們在我們過去的經驗裡面就是不管是狩獵或者是森林法,礦業這些我們看到那個不是只有記者,好像這樣無孔不入地進入,而是我們偵查隊就直接去通知媒體來,甚至是提供蒐證畫面,給媒體,就是那個影像那個就是狩獵的,那個完全都是在我們講說那個野生動物保育法這個除罪化範圍裡面,就是他其實根本地檢署那邊連起訴都不可能會起訴的狀況,他就直接提供那種暗夜盜獵啦,然後冬令進補啦這種的,就是前面就放著那個獵槍,而且那個獵槍還是完全是依照這個,我們講說槍砲彈藥刀械管制管理辦法,除罪化的獵槍,那都完全是合於現行法令內的,可是他就提供這種畫面,就裡面可能前面就放幾隻山羌或者是山豬然後或者是一把獵槍,那個完全是在那個我們講說合法,就是合於目前規範的這個範圍裡面,然後提供這些照片給媒體,我們遇到的是這種狀況。

那甚至有那種就是前一天,你要想說在那種偏僻的山區裡面為什麼還可以辦的了記者會,那其實就會怎麼可能會有記者會一天,就是一直定在那個地方,不可能嘛,一定是我們不管是保七還是哪些偵查隊,他主動通知,我們這邊有一個很大的新聞喔,來報一下,可能就整個獵團一起被抓的這種,因為這個畫面夠啊,然後通知他們來,那麼甚至還有看到是,我們這也是前年發生就是也是誤殺的就是不小心打到同伴的這種新聞,那當時我們已經我們族人已經夠內疚了然後我們的偵查隊還要求族人再去走一次讓媒體去補一下畫面,這種狀況,就是還戴手銬,然後接下來那個偵查隊一開始都就是那個媒體記者就在偵查隊就剛剛講的他就在偵查隊裡面,就在那個然後我們族人就坐在那地方,然後接下來他就開始跟他聊天,然後他族人還不以還不知道說其實跟他講話的是記者,然後接下來就把所有的那個訊息就全部都透露,然後接下來就馬上就見報,我們遇到的是這種狀況。

那所以今天應該,我覺得真的要回到說那個偵查不公開的那個內容到底是什麼,像是這個是嗎?尤其是我們這些案件其實都是還就是我們現在就是各種的像是我剛剛講的槍砲、野保、森林,這些其實都還在我們講說文化衝突的對抗的範圍裡面,然後就通知媒體是要怎麼樣是要先說這些人都是犯罪者嗎,我覺得這其實太超過了,真的就目前我們面臨到這些案件,其實我們也一直不斷的抗議,然後可是都沒有得到一個比較具體跟善意的回應,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