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是、是,她只是提案一而已、提案一,還有兩個單位還沒報告,先讓他們做報告以後再做提問。有反對意見嗎?如果是這樣的話。

好,如果沒有反對意見,我們就這樣處理好了,因為大家的意見多的話,後面的時間會壓縮到。好,那警政署辛苦你們,你們稍微休息一下,來接下來我們請法務部。

法務部檢察司余麗貞副司長:

我是臨時被通知說要做五分鐘的,所以我就沒有做PPT,對,所以那個……書面意見請大家看一下今天的資料,那麼委員有很認真提了幾個問題,那我這裡有做一些回應。提告說偵查不公開原則難以落實的這個原因,我想很多委員都有提到,那這個部分其實剛剛的那一輪的討論其實還滿落實。

我也曾經去調查過地檢署裡面被交辦說誰又洩漏偵查機密這部分,那其實憑良心講就是參與的人太多了,包括警察調查、甚至連行政機關都可能是一個來源。那我曾經就說,這部分只能約束啦、只能約束這些協辦的機關能夠盡量避免去跟媒體報導這些事情,不過這個憑良心講就是道德勸說,真的要落實這確實是很多委員的書面裡面有提到的問題,那現在就是說我們在調查的過程中,這個是最主要的啦。

那另外就是媒體競爭,剛剛我也跟大家報告過,我提一個例子跟大家做一個說明,那個……要制式化,剛剛提到說為什麼我們地檢署到底有沒有義務要滿足這些媒體的一個報導的需求,當然媒體都會用說這是民眾知的權利啦這些,那我也希望說我們沒有啦,那我更希望說這一組裡面我們等一下會提出的一些改善的措施,那如果真的可以落實到檢警調沒有義務提供的這些做法能夠更精進的話,甚至把媒體請出機關的話,那我覺得這也是一個滿好的一個做法,但是能不能做到就變成是我們的決心。

我舉個例子,在媒體的發言上面,發言人的報告內容其實無法滿足了啦,所以大家就各憑本事,那各憑本事之後就很多是杜撰的、渲染的,那這些的話地檢署的發言人他除了要發言之外還要忙於澄清。

我舉個例子,昨天我到立法院去要審刑法第80條時效的問題,大家就會很敏感的問到劉邦友血案這些到底還有沒有時效完成的問題,那這個問去年年底的時候,媒體就報導說它已經完成了、它已經完成那個檢調要趕快加把勁,後面還有幾個重大案件要處理,可是隔天,桃園地檢署就發了澄清稿,寫了很清楚「沒有、沒有、沒有」,昨天到立法院又再問我說這個案子能不能就過去已經時效消滅的一個……我說這兩個根本沒有完成阿。

所以即便是澄清,大家選擇他愛相信啊,澄清其實有沒有用?所以地檢署其實有點為難說,我那個報導是很制式的,然後澄清稿是寫不完,這是我跟大家報告的一個內容,當然,我們做的不夠啦,但是需要說能夠有這個會議提供更具體的做法。

另外我們也曾經說好,那文件的部分,以前甚至是可以拿攝影機到地檢署去的,那現在是絕對禁止、禁止到攝影機。可是現在的智慧型手機又很發達,所以科技這個……實在是雖然說很來自於人性,但是對於案件這些偵查不公開其實也是滿大一個挑戰。

那剛提到說還有洩漏多元管道的部分,以前我們偶爾還可以去調一下通聯,那撇開說要不要包括法官令狀這撇開不講,現在已經大家都不用電話了啦,都用LINE了啦。那LINE有文字嘛!語音沒有文字,這些都大大的造成我們追查的困難。

那當然就是究責部分,有很多委員提到的,我們在今天有提到了我們有一個叫做檢警調聯……有一個偵查案件刑事案件的新聞處理的要點,這要點裡面有包括正面表列的、也有負面表列,其實它的規範算還滿清楚的,即便是委員提到的偵查不公開作業辦法滿抽象的,那我們在這些辦法要點裡面,再讓它更具體化一些。

那當然,要修這也是可以啦,那這部分的話我想究責部分跟大家做一個報告,偵辦的刑事案件……因為你違反偵查不公開,不代表你一定有刑事責任吧?它違反要點的話其實它有行政懲處,那就由行政懲處去,如果他洩漏的內容,像剛剛提到說,你已經洩漏到偵查的一些核心,比如說我什麼時候要去搜索、我什麼時候要去臨檢,這些的話就會被用刑事的案件來處理。那這些的話在調查局、警政署或者是檢察官其實都有主動簽偵辦,那從101年的12月到105年12月為止四年,我們偵辦的案件有二十八件。。其實憑良心來講,不是說刑事的啦,刑事案件的喔。……那行政懲處剛剛警政署有報告過,刑事案件28件裡面不起訴有六件,就是查沒有的,那起訴有20件,有緩起訴是兩件,那這些案件涉及的範圍有檢察官、也有警察、檢事官、調查局,其實這些都有。那我們當然就是有關究責部分並沒有不處理,那這部分其實我們在立法院面對委員的質問,每次一直按著違反偵查不公開嗎矛頭一定指向法務部,不管是誰洩密,那這部分其實邱部長也滿生氣的,說機關要落實,如果沒有落實的話就要追究當然是當事人有問題,當然還有首長的督導的連帶責任,甚至過去還有發生最嚴重的是除了洩密偵查機密外,甚至有是在辦理經濟案件之後有人放空的,這個又是另外一個……不僅是道德危險,甚至已經有利益的問題了,比內線交易還可惡的。

那這部分高檢署有成立一個要點……一個小組啦,針對一些經濟犯罪的話,如果有監測到有放空的行為、禿鷹的行為的話,這部分的話高檢署其實都有個小組專門在針對辦理重大案件之後過幾天,或者是如果有證交所有一些報告是認為說這是有放空情況的話,這個都已經有專責小組,這個比……就那不法性其實程度更高了。

那另外就是說大家既然關心到底我辦大案然後洩漏給記者的話,我知名度高的話,會不會有利升遷,那這部分警政署已經報告過,就以檢察官來講的話,其實我們現在在升遷,內部是有檢審委員,剛那個姚檢察官已經有提過,那這些這個我們所謂的間接式民主,那當然它有很多的一些弊端,包括剛剛提到部長圈選權,那我們現在部裡內部是要把它像這種的升遷讓它內部民主化,壓縮部長的職權。那部長怎麼圈、那幾倍的人數的誰,那就依照票數,就讓所謂的行政的權力降到最低,這是我們未來會規畫的一個選舉,就是怎麼選出來,那比如說今年有十個,誰是那十個,就是票選。

這些規則都會、怎麼票選的規則未來會來做一個處理,所以說到底是不是偵查,你高知名度一定會造成升遷,我不覺得它是必然的因素,更何況你如果說是高知名度,大家對你的檢視也高,不管是案件在審理中或是公訴檢察官、法官都在看你這個案子是不是辦大案的檢察官他的定罪率有那麼高,這些都是未來在做升遷上面的一個考量。

好,那接下來就是……這個大概是第三組的議題,但是我有提出我就順便回應,我們也在檢討二審到三審的檢察機關它其實工作是有勞逸不均的狀況,那剛剛提到的尤其是再議的部分,各位很難想像有一個案件不起訴之後高檢署來來回回發回了兩三四次過去也是算常常見的,那這幾年有好一些,過去也曾經發現發回了八次九次,我過去有曾經辦過一個警察執法涉及要阻止他逃跑結果就把被害人打到腳就流血,那個案子發回我記得是七次,大概是花了七年還沒有確定。

那這部分的話其實我們內部也希望說,高檢署既然大家認為你是比較工作比較輕鬆,那你就要勇於任事,限制他發回次數只有一次,那在第二次不符的話你自己要做決定了、限制他了。所以這部分其實有關於就是說到底我用不用這種媒體的方式,我升了主任之後再升了高檢署之後,這到底是不是有必然的關聯性,那剛才委員有提到一些要修法,這個我們都不反對,那我相信說我們的內容的規範其實有一些不夠具體,但是因為245條的偵查不公開的作業辦法它是要兩院會協,這個修法難度會比較高,所以我們希望……當然能修,這個還送立法院備查嘛,那如果說要修具體,我覺得OK,那我們更會在一些的內部的包括檢警調聯這部分,尤其法務部的話那個檢調聯部分的話,我們更落實在具體的一個內容上面,不曉得今天有沒有提供檢調聯防治違反偵查不公開的實施辦法,這些是有做了一些比較具體一個說明,那這些是有關檢察機關、法務部有委員提供的一些建議跟回應,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