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這個我也要回應一下剛才崇略委員提的啦。其實高檢署他的業務,是負責偵查、供述還有執行,就一個檢察官他是偵查、供述兼執行;那像在高本檢的話,它是一個小法務部,大概法務部的業務很多、一大部分都是轉給高檢署來承接的,沒有說想像中那麼地輕鬆,像我在高檢署的話,我也負責行政院毒品督導會議的一個法務部的幕僚;那包括監察院的調查員,都是透過高檢署在做調查的。那第三個就是高檢署的工作量沒有想像中那麼輕鬆啦,光蒞庭業務通常都要有六個半天,也就是說一個禮拜、五天上班時間,有三個全天都是在法庭上。那他的蒞庭的還查度,都是一審是加量而不是減量;那至於再議案件的話,一審是它的卷有多厚,高檢署的卷就有多厚。所以這一部分,是高檢署的一個工作量。

那再來的話,是不是跟升遷有聯繫到啦,這一點,從我的個人經驗來看,我派任主任檢察官是從最冷門的公訴組派任的,我們沒有說在辦理偵查的時候派任主任檢察官。所以我不認為說會有聯繫到這一點,那是不是其他的人會有這樣的聯繫啦。那至於說每一個審級的檢察官,他都有每一個審級的一個任務,那包括像每一個審級的法官,有的說像上高院法官的話,他工作量是加倍,但是為什麼還是有人要上二審當高院的法官、上最高法院當最高法院的法官?還是有一定的使命感啦。在年齡上,他到了一定的年齡或者是他有些東西他必須去歷練的,並不因為說是因為工作量就阻絕了說他們升遷的慾望。所以這一點我認為說,這沒有必然的一個聯繫啦,所以這一點我是比較持反對的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