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不知道張文貞委員這麼快就接受了。我覺得到底我們有沒有這個潛規則,其實不曉得;可是大家可以試想看看,到底台灣現在整個政治有沒有依媒體來治國?這件事情可能大家的感受也心有戚戚焉。所以我的看法是覺得,既然我們要討論這問題,我覺得這個文字放在這邊應該也可以,可是我想加幾個字,如果說,就是說避免我們所謂的現在整個台灣如果有所謂的媒體治國這樣一個現象的話,我想難免我們在辦案過程當中也會爭取曝光,那這邊當作個警惕、當作提醒,我覺得無可厚非。

另外一點,應該加幾個字啦,比如說,如果說保持原來的「不能從破案或媒體曝光度出發或是移送的罪名」,我覺得現在偵查機關、檢警機關辦案可能就……尤其司法警察,可能是用移送的罪名,那往往可能在希望得到更好的績效,然後移送的時候的罪名就重,或是把它變大,我想這個認定上可能會造成一些未來審判上的一些公平審判的問題。我想說,所以我覺得,在這邊如果保留原來的文字的話,那應該是再加上「不應僅從其破案或媒體曝光度或移送罪名來思考」,然後後面……我想後面那句話「謹慎考量相關人員在刑事司法實務上之人權保障」,這個感覺上太抽象了,我覺得應該是比如說,可以加上一句「從審理的結果人權保障來評估它的成效」,也就是說,這也是呼應剛才講的,司法警察在辦案過程當中,到底有沒有要爭取媒體曝光度,或是在移送過程當中,那個案件有誇大或是把它為了爭取更好的績效然後移送比較重的罪名?這個問題點,那這邊把它當作一個提醒,就是說,不應該是用媒體曝光度或是所謂的移送罪名……然後後面再加上不僅是用人權保障這個……這個是一個重點沒有錯,可是是不是由從審理的結果來評估它的這個案件辦的成效?我覺得這樣也可以做個呼應啦。

羅秉成召集人

好,那文貞委員,裕順委員把你那句話救回來了,那這一個你們的意見呢?來,等一下,我先看提案委員的意見。好,崇略委員來,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