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不好意思,我們當初保留這一項,是因為……我先前就有強調說,我們不是在講說高檢署或是最高檢有多輕鬆,我們只是說,相對來講,比起地檢的檢察官是相對地輕鬆。那我們會從這個角度出發,不是說輕鬆或者是升遷有跟偵查不公開的不落實有絕對的正相關,而只是說在這種工作勞逸不均,然後有影響到升遷的情況之下,很容易去挑戰人性的弱點,然後去造成這個缺口。那這個部分就涉及到說,比方說,剛剛志峯委員有提到說,高檢署其實是一個乘載很多功能的一個單位,那這個部分是不是……比方說有些法律意見的研究,是不是可以移到最高檢等等這些,我覺得都是可以討論的,就像志峯委員提到說,為什麼法院到三審還是有人想上去,那這可能就是一個使命感或是一個榮譽,而不只是考量工作輕鬆嘛,那是不是也可以把地檢的三階的劃分,劃分成將來大家是為了榮譽、為了使命感而去,而不是只是單純圖個輕鬆這樣子?所以我們當初考量到這點,並不是說一定會有正相關的一個數字,只是說想要盡量降低這樣的風險,然後更進一步地去落實偵查不公開的一個原則這樣子。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