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對不起,我想所有的癥結都因為,這一題,各位完全沒有談被告知悉偵辦過程的問題。這是一個被告知悉偵辦,就是偵查不公開原則的主要的內涵啊。那麼所謂的偵查不公開原則,它完全來自於無罪推定原則,沒有無罪推定原則不會有偵查不公開原則,也因此,它不是有點連結而已,它是密切連結。它是一個一定是從無罪推定原則衍生出來的偵查不公開,要保護被告的,那如果脫離──寫上去是對的啦,但是為什麼在這裡會引起,就是因為被告知悉偵辦,要對被告公開這一點。因為一定要對被告完全公開,然後對別人不公開,被告才可以完全行使他的防禦權,才能夠真正達到無罪推定原則的落實。但是我今天來這裡,我完全沒有聽到這個題目應該討論的核心,法務部其實在它的報告裡面有提出來了,只是它的態度是曖昧的。例如提德國法,它提德國法的限制,不提德國法的所謂被告辯護人有「毫無限制的偵查中閱卷權」這樣的問題。其實這是我最關心的議題,那我最關心是因為這個牽涉到大法官的釋字第737號解釋,我最關心的只有改革大法官,我覺得大法官改好了,其他人都可以跟著改。那因為它牽涉到的就是偵查不公開原則的這件事情如何對於被告完全揭露他被告的資訊,所以我特別關心,我在籌委會關注這一題,提了三次,結果我今天來,一句話都沒有聽到,我真的覺得有點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