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是。就第三題的部分,我想先澄清一個概念,因為第三題的部分在講245條,那245條在講的部分,偵查原則上是不公開的,所以其實不管裡面的資訊或資料,其實只要是相關的司法警察官、檢察官,或者律師、辯護人等,你這些身分在執行刑事訴訟所取得的資訊,都不應該公開,那只有什麼是例外情形?在245條規定是,只有依法令以及保護公共利益,以及保護合法權益,這三項它是可以公開的。所以在245條授權去制定這個所謂的《偵查不公開作業辦法》的時候,它應該有這個母法的範圍的限制,在它的限制下制定才對。所以當我們在討論要去明確化這個《偵查不公開作業辦法》的時候,其實我們應該要先反向去考慮一件事情就是說,剛我一直在討論的就是,其實包括警政署、包括所有……都在講一個重要的點就是,其實目前對到底哪些是可以公開的,其實原則上是不能公開的嘛,那你對於哪些是可以公開的才應該做具體明確的規範性的指導原則,這樣才不會讓所有的工作者,包括警政署、調查局、檢察官跟律師、辯護人跟告訴代理人,都暴露於這樣的風險之下,不管是剛才說的道德風險,還是說其它的風險──因為說實在,媒體不只對升遷的影響力,律師也有想要成為知名律師的問題啊,他也是會有道德風險的存在。那不管道德風險,那個是個人在職業上應該承受的部分;但是對於我們的當事人保障,最重要的點在於說,如果不是得公開的項目,它就不應該被公開。所以我個人的建議是,建議就文字調整的部分,應該要……這個在第二項的部分……就是說,「針對前開作業辦法」這個部分,我個人建議是修正為說「就偵查可以公開的事項為具體性、指導性原則的研擬,就不屬於偵查可以公開的事項,研究是否以妨害司法公正罪的刑事責任加以拘束」。

我說明一下,在世界各國就哪一些是可公開的、不能公開的,事實上在……像香港,它就有所謂的「妨害司法公正罪」,因為它根本就屬於偵查中不能公開的項目的話,它有這個罪責的明定;那如果在德國的話,它事實上也是有相關的這個……在德國它這個部分雖然不是以妨害司法公正,但是它有相關洩密罪責的規定。但是這目前為止,我們台灣的司法實務上面,事實上是就洩密的部分是已經有的,只是沒有落實。所以這個部分上,在我們這個部分,是不是可以建議朝這個方向去做一個研擬,然後落實這樣的一個嗣後的稽查的拘束。

那另外一個點就是說,對於後面那個部分,訂定這個所謂的「採訪禁制區」,事實上這個文意看起來好像是一個限制採訪的限制區域,可是現在真正實務上有問題的是,目前的警政機關,或者是地檢署,它有辦公區域可以任由流竄的不夠嚴密、嚴謹的狀況存在,那剛才警政署所報告說,他在製作警訊筆錄的時候,他會去注意到這一些,保障這個當事人秘密的狀況,這是不夠的。因為他放在桌上的偵查文件跟資料就會透露了這些訊息,那目前實務上確實也還有這樣透露訊息的存在。所以這個部分,事實上,個人的意見是,是不是各位委員可以思考這樣有沒有可能是,就這些辦公區域其實都不應該有採訪人員進入?那事實上、實務上,我剛才也講過了,只對當事人跟相關的辯護人或告訴代理人不公開,我們都進不去,我們進不去是合法的、合理的啊,那為什麼媒體記者可以進得去?這就有問題了,所以這個應該是屬於管制區,而不是只有限制成一個劃定的特定的採訪禁制區的問題而已。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