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就是……劃定採訪禁制區……還是認為,新聞媒體他基於他的職責,他在某些時候他其實是可以像一般民眾一樣,可以進出採訪。那這個權益如果剝奪,我個人認為其實是不恰當的。所以剛秉慧委員提的是一個更嚴格的,就是完全禁止,那我自己是覺得其實是……我自己也很矛盾,說真的,但在這個部分上,我會覺得,如果你能夠劃定清楚,那他除了是一個地理位置的劃定清楚之外,其實包括檢察人員以及警方,在心理上都能夠劃定一個採訪禁制區,我是有一點這樣的意思。比方說我跟你很好,可是你還是知道這個部分不能告訴我;那你告訴我,我雖然有一個獨家,但其實你可能會有困擾,諸如此類的,這種禁制區其實心理上跟地理上……但至於怎麼劃,我認為它應該是一個範圍,而不是全面的禁止。也許關於其他律師跟受害人、訴訟人,這個部分,是不是應該也有相同的一個保障?我覺得那是另外的問題。以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