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並不是主要是要把媒體全面封鎖出去,而是主張說要有一個合理的範圍,因為剛才講到禁制區,禁制區好像是劃定特定區域的意思,但是事實上就比如我們剛才曾舉到一個例子,就是說,比如說在警察局,在警察局的時候我們常常會看到一個問題,在他們等待訊問的期間,他們其實這一些被告,或者相關犯罪嫌疑人,他們是被留置在一些活動的區域,比如剛才說的泡茶區,我們大家都去過的泡茶區。那個泡茶區其實有一個問題就是,那裡坐的人到底是媒體還是警政人員、還是律師、還是其他的閒雜人等,或者是黑道大哥旁邊的來監看的小弟,要怎麼陳述的人員……這個都並沒有管制進出,可是這個沒有管制進出,事實上不恰當的,為什麼?因為在這個人馬雜沓的狀況之中,就如剛才所舉到的一個例子,就是說,被告他在聊天的時候,他不知道他跟誰在聊天,他以為他跟警察人員在聊天,可是──包括我們的受害人家屬也一樣,他不知道他跟誰聊了,他訊息就從這個地方很誠懇地,因為他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一個程序,很誠懇地表露出去,而且也很自然而然被洩露出去。所以在這一些區域裡面,其實泡茶區我們的理解上是屬於警察單位的一個人員的休息區,那好朋友來,他當然會招待,可是如果我們沒有做一個明確的規範,說哪一些處所是不適宜這些相關其他的人員進出的,甚至不單單媒體,也可能其他的人員,那這樣子可能會影響到整個偵辦程序當中的公正性,而且也會讓被告跟相關的被害人、跟他的親屬,暴露在一個風險性下面。所以我剛才會就這個辦公處所主張還有這個考量在內。

那因為目前我們的辦公處所都很狹小,地檢署跟警政單位,所以他們的這個文件真的滿常就沒有回到櫃子裡面去鎖起來,就暴露在他們的桌子上,那這個時候,說坦白的,翻閱,常常是從這個翻閱的動作裡面去暴露出來。而我們保管卷證既然都已經有保密的義務了,我們相關所有的執業人員都有保密的義務了,包括我律師事務所的卷證,我當事人來的時候我都要把它鎖在我的會談當事人看不到的地方,怎麼可能會放在讓他進入我的辦公室裡面去看到,我桌上可能是A公司、B公司、C公司……其他公司的一些資料?這是不恰當的。所以應該是有固定的互動區域,而不是說辦公處所也可以進入。這是我的補充,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