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其實……我們都知道哪個資料可以翻,哪個資料不可以翻,其實檢察官跟媒體也有默契的,就是放在那裡記者知道可以去翻,大概可以翻個五分鐘、十分鐘。我個人認為喔,這雙方都要約束自己的行為以及管理。真的。有時候就是讓你看一下,然後請你不要copy,不要這樣子,雙方都沒有困擾,但是訊息又可以適度的發布,大家都認為這是一個對社會有益的事情。而我個人認為就是,還是希望能夠在……就是尊重媒體有適度的採訪權。另外就是,大家要保管好自己的資料,那媒體也要在進出上……我想你出了你的辦公室你就鎖起來……或者是……這應該是很容易做到的事情。

我自己的採訪經驗上,我能夠看到一些公文,絕對是對方授權的,就是你說很多媒體自己,運氣那麼好,然後就剛好檢察官就去上洗手間,我們就這樣翻了,其實這種機率非常的低。那我覺得檢察官也是出於善意,甚至警方也都是出於善意,因為大家覺得這是一個可以報導的,那媒體當然就報導越來越多,尤其在那個社會重大案件的時候就更加油添醋。所以我個人認為記者的採訪權,真的有很多問題,但它真的不能完全限制,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