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可能要對剛剛照真老師剛剛表示的意見,就是進表不同意見喔,那有一句話……其實通往地獄的道路是有善意的鋪陳的,我對於媒體工作朋友的辛苦,我非常的理解。因為我曾經在媒體擔任過法務長,那有一個問題是說,如果今天我們沒有一個具體的規範,而必須以提醒的方式倚賴媒體朋友跟我們的檢察官夥伴、還有警察夥伴,主動的去退縮的話,其實我們的決議等同沒有給他們任何的指引方向,這是為什麼我剛剛會支持秉慧委員就這個方面的建議就是說,有可能我們必須要考慮給予檢察官或警察夥伴們,在執行職務上,一個具體的範圍,就是說媒體朋友可以待在什麼地方,但是超過那個地方之後,你們其實是不適合到我們警察夥伴或檢察官夥伴的辦公區域的。為什麼?因為剛剛許玉秀籌委已經講得很清楚了,「無罪推定」的這個原則它所帶來的公共利益,很可能超越了我們一般人所謂的這個「知的權利」,或者「媒體報導權」的一個衡平的觀念。那這是我一點點看法,請各位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