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覺得那個前面的法律依據,刑事訴訟法兩百四十五條,其實大家看二、三、四項,其實我覺得應該簡單講就是說,我們「偵查不公開」跟兩百四十五條規定的資料不公開跟法辯護權的限制放在一起,那是錯誤的。這才會造成剛剛許籌委的意見,就是說,我們二四五的第一項寫偵查不公開,可是二四五的二、三、四項都在寫……因為偵查不公開可以限制辯護人的權力,這是錯的。所以我是覺得法律依據不應該寫二四五的這個當作我們規範偵查不公開依據啦,那其實我覺得更重要的就是我們現在……其實許籌委不用擔心,其實我那篇文章就在寫這個問題,我們「偵查不公開」……現在我們對「偵查不公開」的了解,好像是偵查以後,資訊就公開,可是我覺得在場的很多當事人都知道其實可能後面審判過程當中,受到一些……這些因為資訊的暴露造成的傷害是很大的。

我們現在剛剛七二九大法官解釋認為說案件處分之後就沒有偵查不公開的保護,這些法律保護,我覺得這是一個錯誤的規定。所以我覺得剛才聽很多實務單位的一些講法,我覺得很委屈,就是我們現在對偵查不公開,好像只要在案件下……檢察官起訴、不起訴處分之後,就沒有「偵查不公開」的問題,我覺得是造成我們現在對於「偵查不公開」的理解上,或者大家覺得,反正早晚都要被公布的嘛,那我在前面先透露一點沒有關係,所以我覺得更重要的問題是,我們的法制上是有他的問題的,所以現在簡單講就是說,在目前的議題上,應該不要把二四五當作我們這一個依據。因為二四五它裡面的規定,有本質它的矛盾在,它不應該是偵查不公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