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今天突然覺得我們慣用的司法警察機關,可能真的要上去。司法警察當然……學法律的都知道,包括憲兵、調查局,那其實這些就是黃致豪委員所說的,輔佐偵查機關。那為什麼說要改?這一次我在第三組提出一個資料,就是關於檢察官的定位,歷來一些留德的刑事訴訟法的學者,竟然都告訴法務部說:德國的檢察官是司法官。那者個資訊我其實在籌備會議過程就提醒過法務部,這個資訊是錯誤的。但是他們沒有理會,在資料還是提出來。那我現在提出的發現為什麼他們會有誤解?就是因為一個德文字,他們誤解錯誤,德文字的……,在這邊被翻成司法,但是不是,他就是Legal protection,就是保護法律的意思,維護法治的意思。但那是行政權的作業,然後我把它翻譯成說是「司法權下的獨立機構」,這是不對的。

那「司法警察」同樣有這樣的一個意義,他們就偵查犯罪,它其實是行政權的作用,但是就是因為我們傳統的這樣的觀念認為他們是屬於司法,所以就把他叫司法警察。那如果從這一點的錯誤上面來看,這個無涉……就說我要對檢察官地位採取什麼立場不相干。是資料的錯誤關係到對於用語的誤解,那司法警察就會變成……有些警察是?是怎樣的叫做司法警察的意思?那其實就是追訴犯罪,那如果是這樣子的話,其實司法警察不當然,就一般人來理解我不認為他們立刻會把憲兵跟調查局想進去。

那我們不是在講……跟白話文嗎,讓人民能夠理解一些用語,那如果這樣偵查的輔佐機關,已經能夠明白的說明「犯罪偵查」這件事情,為什麼不能這樣用?我們是用法律人傳統的司法警察的想法,應該這樣放,那其實恐怕真的會有一些誤導啦。而我們自己不自覺。就是法律人自己不自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