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因為這個議題就是說,在我的案件以後,其實就是經歷兩年,那我聽到刑事局的報告也是說現在證物保管做的很完善,可是事實上確實是不夠完整,所以現在有一個個案是已經在我的案件之後,可是他要聲請再驗DNA,回答就是說DNA銷毀了,所以說如果當時DNA的採集數量是有設定一個標準的,甚至以後可能要考量到說,其實一個冤案,這個被告應該在整個過程曾經有喊冤過,那針對曾經有喊冤的案件是不是更應該特別來保管?不然等到有一天,你說法官依然對他判了刑,可是他喊冤喊了十年後,證據已經不見了,可是那時候的科技可以還給他清白的時候他還是沒有證據可以用,而且這個證據也代表很多的部分,包含通聯記錄,像很多冤案就是說當時發生我不在現場,因為我是備用當然不在現場,可是忽然間人家指認,指認了以後我去哪裡找證據?那如果當時警方的採證整個流程是完善的話,包含現場的監視器如果有,都把它調出來存檔,那以後是不是找的到證據?所以我說證據保存不要嫌麻煩,一定要做,不做就是不會進步,所以現在很多案件就是這樣,這四天連假有兩天去屏東就跑這兩個案件,另外一個證據也是沒有,大家都找不到證據,那以後這個利益要歸給誰?因為其他都沒有爭議,就只剩下這個證據的爭議,那這個證據不見了,我覺得是不是以後應該來想辦法來把這個利益歸為這個被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