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主席還有各位委員大家早,這個書面意見在上一次會議就已經提出了,關於這個兩個部分一個部分關於上訴程序的改革,那這個部分的話因為司法院提出的數據已經講的非常的明確,關於現在的那個訴訟的維持率的情形,但是有一個現實的狀況,為甚麼最高法院現在的案子還是這麼多,那剛剛那個秘書長提出的一個報告有講到說最高法院的人員都好像變成一個原罪的樣子,其實不然,因為上訴的案件多,那麼我舉了一個例子就是德國,不是德國,是歐洲人權法院對於這個案件遲延的時候國家要負賠償責任,那麼原因在哪裡?除了案子的解決以外,速審速決也是人民的訴訟權之一,那麼最高法院到現在為止,可以向大家報告民事案件還沒有分出來的案件有三千多件,刑事案件還沒有分出來的案件將近兩千件,上訴的案件真的很多,那麼這個地方我大概觀察了一下,結果有幾個問題我們確實要思考。

第一個我們的案件的上訴的型態,它是按照罪還有它的刑度為主,那第二個上訴以後,我們在審理的到底是什麼內容,就是上訴理由是什麼,第一個我們上訴的罪名,我也在這裡頭提出一個資料,比如像煙毒的案件,佔了最高法院刑事的案件幾乎佔掉要一半,再加上我們所謂的槍砲的案件,那這個案子光這審這個案子的話就耗掉最高法院很多的人力跟精力,那第二個最高法院到底是嚴格的法律審大家可以看看我提出來這些的資料裡頭講,其實有很多都在探究事實,那麼這個地方的事實的部分在講哪裡,理由不備,理由矛盾,它是當然上訴第三審的理由,那麼上一次林志忠委員講到了,他講到最高法院不敢承擔所以案子才會這麼多,其實不然。

大家想想看,很多你以事實上訴的理由的時候,他所提出的理由假如說有所不備或有所矛盾的狀況之下的時候,最高法院的法官常常在講一句話,我在擔心這件事實是不是就是如此,希望他能夠詳細一點,他其實就是承擔過重,因為他介入到事實太深了,而且這個部分的事實,就像剛剛秘書長所報告的,他會上上下下,為什麼因為他離事實發生的時間已經很遠了,大家不要以為那個證據,就是說以當時最明確的,最多那個狀況,其實假如說辦過審判實務的人都知道,證據常常是越辦越多,這一點大家應該可以知道,那為什麼會產生這個狀況,這個部分有待大家再去做一個深入的思考,簡單的報告到這裡。詳細請看書面,好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