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是,我們現在談到有關於法院組織與程序的這個提高效能的問題,基本上我傾向於贊成第一審配置最充分的法官人力與其他資源來堅實事實審跟嚴格續審這方面去打好一個審判的基礎。但是我們好像也還沒有談到有關於辦案效率的問題,我們只是說這個程序結構是怎麼做,我一直在想法官是決策者還是勞動者,看起來好像勞力非常密集啊,現在平均的話,一天所寫一份裁判書他要包括開庭、閱卷、書寫,那麼如果說我們有一個標準的作業流程,可能是不容易,我們看看這裡面是不是還有一些改進的空間,因為你只要是每一個法官我相信他對同樣一個案子判決出來、寫出來的裁判書是不會一樣的,只要這裁判書有提到採取證據、引用條文、落筆的輕重,你說會變成當事人心服口服……只要這個案子的文件一出來之後,都可以找到攻防的缺口。

那麼這個也反應出來是說,其實律師業也是一個產業,我們說把這個所有的制度在初審的時候就可以說完全的定案,而且上審的速度……這個上審的很少,除非是在這個判決書上都找不到一點點可以攻防,那我想這個是律師的專業,也給當事人的權利上提供了一些保障。那麼如果法官是一個決策者,他可能可以日理萬機;如果法官是一個勞動者,就算現在不睡覺,我相信他的案件也只不過是加倍而已,但是不可能不睡覺。

所以我是想說法官當然是有資歷上的問題,有資歷然後他經驗上的問題,但是如何是強化這些辦案需要的人力配置包括一些所有的這個辦公室自動化設備等等,對於他這個效率的提升能夠有所幫助,其實我們接下來要看的其實這個法律的產業在開始接下來的很多比如說大數據、隱私權的保密不容易、智慧型的判案,可能我們前所未有的一些案件會出現在未來,所以我們的法官也是需要有一些在職的訓練,那麼就像大學教授他每七年他有一年的這個研究,那如果是這一方面的話,如果是可以加強一些這個專業的訓練也跟著時代的脈動在做提升的話,就像在美國,它現在第一大產業它是屬於商標專利知識產權,它這個東西是變成它產業裡面產值是最高的,那說不定將來我們要面對的也是在這個地方。

所以我在想如果是把法官不要那麼偏向於他是這麼勞動者的角色,那麼他可以做一些一個決策者的角色,當然他也需要做部分的勞動指揮,但是需要給他一些充分的資源的配置,那這樣子的話我想加上我們的現在所講的這些組織跟程序的改革,我想會有相乘的效應,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