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這個主席還有各位委員,剛剛聽到各位委員的報告,大概大家都有一個共識,這個金字塔的結構是應該不管是訴訟或者是人員,但是像大家的報告,一定要程序法先行,因為你那個程序法不先行的時候,案件就是累積在最高法院,就是連在最高法院那。剛剛王文玲委員已經提到這個問題,為什麼到了今天放在倉庫還沒有分出來的案件有五千件,最高法院的法官負擔蠻重的,大家想想看,說出來的話大家都會嚇一跳,每一位法官他關於這個訴字的案件,就是要處理這個實體的案件,每一位法官一個月大概要分十件,一庭裡頭有四位法官,要實質的合意、實質的評議,想想看,一件案子在手上,一個月要結掉四十件才能夠發生平衡,扣掉假日大家心裡會不會忐忑不安,你要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你要做出這個大的一個決定出來。所以基本上來講的話,合理的訴訟及合理的人力負擔,當然要考慮在這個司法改革當中的時候絕對不能夠或缺的。

講到這個人數的問題,當然我們的說解裡頭有講到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是九位,可是聯邦最高法院是聯邦最高法院,還有州最高法院的終審法院,然後我們在考慮到像德國好了,德國的終審法院有幾位呢,我相信留德的好幾位學者可以都知道,那我們再看到日本好了,日本它裡頭,除了說它最高法院的法官是十五位以外,那麼其它的調查官有幾位呢,我們講說韓國好了,韓國它的法官包括院長十四位,它們大法院,可是它們調辦事法官又有幾位呢。基本上來講的話,我認為金字塔化,尤其是剛剛講到很多在講到事實審的部分,我絕對贊成,嚴格的法律審建立起來以後,我相信金字塔這個結構自然就會形成。為什麼?那個時候的事實審就不會像現在有很多的發回然後就是講到流浪的問題。

第二個,也容易統一法律的見解,就是剛剛像李委員所講的這個情況,雖然在辯論當中的時候會有不同的看法,但是實際上來講的話,真正的法律問題,以現在最高法院的結構來看非常的少,都是事實問題,這點我可以向大家報告。因為現在我們看到那個上訴狀,我就一個月有一次就覺得很好玩,就把那個上訴狀的影印本看一下,整個看一下,每一件都是牽涉到事實,這個問題真的是值得我們來思考。程序法的修正絕對是照建立我們的那個金字塔制度所不能夠或缺而且一定要先行,剛剛蔡委員講到這個的問題,講到是不是馬上就現在可以實行,就是說讓有法律審意識的法官到最高法院去,我在書面報告裡頭有特別有提到,其實現在的制度就有,那是我們司法院要去怎麼樣去選擇的問題,你只要符合這個資格,即使是地院的法官,你是高院的法官,甚至是也可以從學者裡頭去選任,到現在為止,還是只有從高院法官去選那個最高法院的法官,地院的法官沒有。這個制度能不能夠建立起來,當然可以,現在就可以做,那也可以像那個我們蔡委員提到的幾個問題,就是說我們現在最高法院到底要如何去處理這個案件,是不是馬上就要堅實的事實審,這個就是像司法院所講的,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當你這個堅實的法律審建立起來的時候,很有資歷的很多的法官自然會留在事實審,那麼其他要怎麼樣來建立,就像鄭麗珍委員所講的,要怎麼樣堅實這個部分的話,那又是另外一個課題的問題了,就是說我們那個事實審要怎麼樣去堅實,但是在討論我們現在所要討論的說,所謂的金字塔的訴訟組織的話,我想對於這最高法院介入事實這個部分,當然因為民眾的思考,就我們講的非法律人士,像剛剛那個陳委員還有孫委員,就有提到,他們對於這方面的思考的問題,又是另外一個角度的思考。

可是在建立金字塔的那個訴訟制度,全世界皆然,我向大家的報告一點,就是說以嚴格的法律審還是最重要的。那麼我們現在的訴訟制度也向大家報告,它根本就不是嚴格的法律審,也向大家報告,實際上,上訴的案件裡頭,我不敢講全部啦,十之八九全部通通不是法律問題,這點可以向大家特別說明,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