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讓最高法院成為嚴格的法律審,比如說我在這裡頭有提到的幾個訴訟法上關係到事實審的部份的話,關於事實認定的部分,請把它廢除掉,就是把它修正掉,讓事實審就像張升星法官所提到,事實的法官他要擔當他事實審確認的那個責任,讓他擔當這個責任。當這樣子一建立起來的時候,最高法院的員額一定少,都不用擔心,為什麼?你沒有案件的時候哪有那麼多的法官啊,但是我要向大家報告的一點,這個地方要思考到另外一個問題就是現實面的問題,現在已經上訴在最高法院的那些案件,你怎麼去處理,還有現在的法官要怎麼處理,那我在這裡頭也提出書面報告就是說,其實這些要把它消化掉,五千件消化掉,就是要那段時間,就是要那段時間消化掉以後,新的制度一建立完了之後,就如同司法院所提到的,大概五年的時間,自然金字塔化就會形成,這是我個人的一個觀察。

那麼具體的那個建議,除了修法以外,選任法官尤其選任最終我們講終審法院的法官,我就想這個終審法院一定是講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而不是講說我們講說終審的時候,一個終審可能在二審啊,選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的法官一定要慎重,而且老實講我在這裡頭在書面建議頭也講,希望能有一個公開的心胸就是說不管是我們自己本身的那個法官,你也不要去注重所謂的司法倫理,因為我們就是法律審有法律審的高度,法律審有法律審應該要有個界線要那個嚴度,就像李念祖委員剛剛所提到的這個問題,它就是法律審,就是你心裡頭要想到,絕對不是介入到事實審那個地方所講到說那個,所謂的那個事實到底認定的正確不正確或是合乎經驗法則,這個通常都已經不在我們考慮之內,這一點,如此之下的話,當然就可以完成像李念祖委員講的,我們在審查這個案子的時候,其實我在第二份的補充報告裡面有講到,其實最高法院在審判的時候經常在做違憲審查,當你在講到合法的時後,根本不會講到違憲的問題,因為合乎法律規定,法律也沒有問題,我適用法律當然是合憲啊,那你假如說是不合法可能在考量某些事物的時候,你可能就要介入到基本權的時候那一定是要考量的啊我們講得很簡單,我們講說不確定的法律概念裡頭常常就是在運用到所謂的基本人權的問題。

這一點向大家特別報告,只是在論述當中的時候,我要不要引用憲法第幾條的問題。那個也向大家報告,最高法院其實在這一段時間也承受蠻大的壓力,那其實不只是最高法院,包括整個法院的系統裡頭,包括我們的人民因為這個司改會議的時候,他們也都承受蠻大的壓力,各位可能不會相信。當人民有陳訴狀到最高法院來講的時候,我的案件會不會因為你司改而改變呢?這個問題就可以想像到說,其實我們在這邊討論司改的議題的時候,在外頭也造成很多民眾的不安,一旦造成民眾的不安,整個司法體系都不安,包括檢調系統,剛剛林委員林司長也提到了,包括整個我們法院體系裡頭,大家看到我們工程委員所提出的意見,包括我們最高法院的法官內部的討論。但是大家都有一個共識,建立金字塔的這個訴訟制度是大家都贊同的,那我們希望能夠程序法先行,也不要讓最高法院背那個所謂的我們講說汙名也好,你像那個更八的這個案子,老實講,我看了也很難過,還不只這些有一些性侵的案件,你如何去判斷它呢?

大家知道啊,性侵的案件常常是密室裡頭的行為,小孩子的證詞而且他會受到他父母的影響,甚至受到其他,因為其實很多性侵的案件跟那個跟認識的人就是最親近的人,反而會發生這種行為,當他在陳述的時候,當你一個司法者在進行審判的時候這個時候,我在南高曾經有一個經驗,那個時候為什麼要做隔離法庭,為什麼要做科技法庭,看到這個人他的反應是如何那種情況,那原因在哪裡?希望能夠發現真實,我向大家報告一點那你把這個事實的責任落到最高法院那邊去的時候,他不是直接審理啊,在這個地方不是直接審理的時候,會發生很大的誤差很大的那個誤會,因為直接審理的時候直接在看的時候,他的有些心證是沒辦法用言詞裡頭去表達的,這點就是以我一個審判者的經驗來看,尤其經過這十幾年來的審判,尤其到二審去擔任行政職務的時候,親自看到那種怎麼樣來處理這些案件的時候,我有另外一個感觸。

那我是建議程序法先行,一定要程序法先行以後,最高法院自然金字塔化,向大家報告,不必再講其他的情形,因為你現在案子關於事實的部分,通通可以上訴到最高法院,當然最高法院就是那麼多啦,也沒辦法處理其他的事情,剛剛我舉到幾個簡單的例子,槍砲菸毒的案件,竟然達到百分之四十,大家很難想像喔,國外的朋友來看到我們這邊的數據的時候,他會覺得奇怪你們最高法院怎麼都在審這些案子,這個一個很有趣的問題,我提出來讓大家做一個思考,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