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各位委員,我想在發言之前我先講一個我個人的工作態度的問題好了,我們遇到一個問題,那我的態度很簡單,就找到這個問題發生的根源,那找到問題背後的問題,從問題的根源澈底解決,那這個事情就會解決,如果只是從表面解決是解決不了的這是第一個。第二個,我不會去假設我一定要找到一個全知識的認知我才要下判斷,我可以告訴你,你找不到全知的,因為在做任何的,再仔細的調查都有可能不是全知,所以司法的判決也就是要在有限的事實之下做你的判決,不能夠假設你一定要找到全知來做判決,那這樣的話這個司法是不能做任何判決的,因為不可能的,OK。好那我們今天談到金字塔的這個司法審判制度的話,那我就要問一個問題了。第一個,現在的最高法院法官你們法律明定的職責不是做法律審嗎?是還不是?是還不是?請問鄭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