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OK好,這樣子齁,我想很簡單,你的法律明定職責如果是法律審的話,那你就應該做法律審應該做的事,而不應該去介入事實審。所以很簡單,我認為現在會不是金字塔,會不斷的發回,不斷的案件不斷的累積不斷的來來回回,我認為這個就是,我認為現在的最高法院的法官你們嘗試做上帝,你們不願意在現有的有限知識下做你應有的判決,然後呢,其實很簡單嘛,你剛剛講到的很清楚啊,上訴的理由是因為事實怎麼樣怎麼樣來上訴,你可以不看嘛、你可以不聽嘛、你可以不管嘛,你可以就這個二審的有限事實,做你對跟錯的判決就結束了,管它是不是事實明還不明,這樣子你如果老是覺得一審、二審的不是堅實的事實審,所以你老是要叫他回去,這個怎麼會對?所以基本上我認為今天我們談到,這個所謂的金字塔型的組織的話,如果最高法院的法官的態度不是這樣子的話,我覺得這個事情是解決不了的,因為你老是去捲,我覺得很簡單齁,法律一審、二審、三審,最高法院就是什麼?鐵路警察各管一段。第一審管的是事實你就管事實,最後一審你管的是法律你就只管法律,你能假設它不對,然後……我覺得你不能去懷疑這個事,你也不能嘗試去做一個全知的判斷,不斷的要求它去尋找更多的事實,然後你才要做判斷,我覺得這個是你逾越你職權該有的事的事實。

OK,我想齁,今天我們在講金字塔型的組織我們改革改一改,改革就要改,如果過去最高法院你就是法律審,你現在再重估一次法律審這有什麼改咧?那你為什麼是法律審你現在弄得不是法律審,是因為我們在執行的過程中讓它矯成事實審,所以我說很簡單,其實很簡單,最高法院的法官你只要明定一件事,當你發回更審的理由,不能以事實不明做為發回更審的理由,你只能說就有限的事實你認為它對,那你就駁回,你如果認為它不對你就進行判決,你只有這兩條路嘛,你怎麼會以某些事實未明,請你再回去調查,我告訴你沒這個事,如果你沒這個事的話,最高法院就簡單明瞭清楚了,OK。

所以我把我的發言做個結論,我認為現在弄成不是金字塔組織,我認為是有原因的,是因為最高法院的法官演了太多的角色,然後你們沒有在法定職權範圍裡面做應有的事,我講這個話比較決斷一點,但也許可能不是這個事實,但是我是從有限的這個事實我得到這樣的判斷。所以我認為司法改革很簡單,第一個,再一次確認這個最高法院的法律審的這個角色。第二個,嚴格限制最高法院駁回的理由,不能以事實未明做為駁回理由、發回更審的這個理由,那這樣子就清楚了,就逼所有最高法院的法官你要做出明確的判決,你要駁回或是你要自行判決,這個就清楚了。第三件事情就是,要有一個配套,剛剛提到說,要有堅實的事實審,我可以告訴你,我們再怎麼堅實,我們就是有一堆這個之前的法官需要消化,它還是會在第一線,所以我認為這個事實審的法官,不是把最有經驗的法官調下去,這是不可能的,而且我也認為它是不是堅實的事實審的法官是跟態度有關跟經驗無關跟資歷無關,我可以告訴你,很多非常追求真理的法官,他再怎麼資淺,他都會做得很好,你喔,吃喝打混渾的這個法官,再怎麼資深都是爛法官,所以基本上我認為跟那個無關,所以我們要承認就是說,只要當上法官穿上法袍,我們就要相信他的貞操,相信他是值得我們信賴。然後咧,水泥是不是乾了,只有一件事情可以解決,就是齁,法官的這個考核,從那個地方來檢核他,所以基本上我認為這就是我們現在面臨的現實。那最後一件事情,我覺得有個配套,就是最高法院一定要堅持是這個,我非常認同念祖兄的提議就是一定要公開辯論,公開辯論讓所有的真相讓所有的判例能夠不斷的被陳述,然後不斷的清楚明瞭,最後就不會有這種獨立判決,然後同一個案子類似的案件,完全做截然不同的判決,這樣的事情就不會有這樣,看起來像笑話的事情,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