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想補充一下我剛剛的說法,我剛剛的說法並不是在否定我們的之前的法官,事實上我現在在司法官學院服務,我看到的我們的新進的司法官都是非常的優秀,他們不但很敬業,而且他們在法律專業上他們毫不輸給資深的法官,甚至我覺得多數的時候都是超越的,那為什麼我還時會提說在一審的法官的結構上,還是要想辦法讓候補的法官比例盡量去稀釋到讓民眾可以覺得是多數資深的法官在審我的案,這個是民眾的觀點,因為不斷的有奶嘴法官,那種就是負面的標籤一直加在我們年輕的法官身上,那這個對他們來講是不公平的,那事實上呢,他們的法律見解跟他們的敬業態度是完全沒有問題,可是對於事實認定的能力來講,經驗真的是很重要的要素,那這可能不是單憑「敬業」或者是說我念了很多法律書、很多法律理論,我就可以很有經驗,根據我的日常生活經驗去做一個好的判斷,它需要累積。

所以我是覺得說一審的法官的結構,如果我們目標已經是案件要金字塔,而且許院長也講了,就是說未來的方向本來也就是要把重兵放在一審,現在只是說什麼時候開始做這件事,因為我是看司法院的書面報告說,要在訴訟新制實施後最慢五年內施行,那我覺得說最起碼要同步,那甚至說如果我們現在已經開始在擬草案,我認為現在是可以進行訴訟制度改變,建立金字塔訴訟制度一個時機了,但是在擬草案的過程當中,我們就對人事的調整沒有辦法有任何事情可以做嗎?我覺得是可以建制的,它不是可以一步到位的,那個體質是要慢慢調整的,在司法院的報告裡面其實有講到另外一個,民事訴訟的問題,民事訴訟制度在上一次的司改會議,其實已經決議是金字塔化,而且第三審是採上訴許可制,可是在這個報告裡面,很清楚告訴我們,它是不成功的,不成功的理由,我看起來就是它審案的時間加長了,然後近五年來民事訴訟發回更審的比率都還超過過去,那到底這原因是什麼?就是剛剛鄭院長有講說,只要訴訟制度先行,它自然就金字塔化了,好像是自然的結果,可是從民事訴訟看起來不是這樣,那所以就是說,是不是真的很樂觀的認為說,那刑事訴訟只要把那個訴訟制度改一改,金字塔化以後,它自然就可以人員金字塔,或者是案件金字塔,從民事訴訟的經驗看起來,十幾年來它沒有改善,那所以我不知道這個原因出在哪裡,我是認為說不適合這樣子等,是可以同步的,只是你那個調整的幅度要讓訴訟制度新制上路的時候,它的人事可能已經有就是說一部份或是說一半的調整。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